纪念逝去的青丝 写景散文

纪念逝去的青丝

“哎呀!九曼,你有白头发!”话音刚落,老婆就拨开我浓密的头发,把我头上的白发连根拔起,摊到我手心。看她的表情,看她的表情,就像罪犯销毁犯罪证据一样,惊慌失措,所以,在她销毁了白...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