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散文 小泽玛利亚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我家乡的营养

正文/谭旭东

离开家乡安仁二十多年了。每次回到家乡,我总是有很多话要说,想做点什么。但是能力有限,为家乡做点有意义的事不容易。

县文联主席林琼让我写一篇关于地方文化对我的影响的文章。这让我想起了很多回忆,也让我重新思考家乡给我的滋养。

我的家乡在平北乡普塘村乌石塘组。小时候很好奇为什么我的村子叫普当,我的团叫乌石塘。问了父母和一些老人,谁也说不清楚它的来历。但是我对乌石堂的故事略知一二。曾经有人说,乌石塘本来叫乌蛇塘,里面有很多黑蛇。因为在当地方言中,蛇和石头读作“sha”,就成了乌石塘。还有人说我老房子前面的大池塘里有一块很大的黑石,所以叫黑石池塘。乌石塘是小村子里的几个池塘之一,离小村子里的人最近。夏天,我们经常在里面洗澡和钓鱼。到了冬天,乌石塘的鱼长胖了,村民们会把水抽干,捞出很多草鱼、鲤鱼、鲫鱼。家家户户分半桶,过年有鱼吃。

我家所在的村民小组以前叫生产队,是一个背对着一座山叫栾山的小山村。上面覆盖着马尾松、樟树、冷杉、橡树等多种树木。还有獐、麂、狼、野猪,尤其是兔子。山上一年四季都可以找到食物,比如野草莓、橡子、栗子、茶穗等等。老房子在山脚下,面向水田,背对田埂。房子前面有一棵老枫树,视野很广。有人告诉我爸妈,我之所以能成为村里第一个大学生,走出小山村,也是因为老房子风水好。虽然我不认同风水理论,但是村里迷人的景观养育了我,给了我很大的宠爱。

有趣的是,村里几乎所有的家庭都是亲戚朋友关系,甚至有直接的血缘关系。我奶奶和我家在一个小村子里,相距约50米。外婆家后面还有一棵大枫树,长在外婆的私人保留地上。是目前村里最老的树,估计十个人会抱。这几年很少回老家,也不知道枫树上还有没有几个喜鹊窝,但是大枫树依然生机勃勃,我知道。我奶奶活着的时候,很尊敬这棵大枫树,把它当成一种神奇的存在。农历正月初一、十五,她在大枫树下点香,逢年过节,她在大枫树下献祭祭拜祖先和土地神。她对我们说:大枫树有灵魂。也许是外婆的言行影响了我。我从小就敬畏自然,崇拜自然,尤其是对大树和古树。我一直以为他们是绿神,是神圣的自然精灵。后来喜欢写诗和儿童文学,关注自然文学,和这样一个绿色自然的环境息息相关。

我的家乡有简单的民俗和许多古老的习俗。这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很多快乐,也对我的生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比如在老家过年,跟其他地方不一样。大年三十,一家人围着火塘坐着守年夜饭,一边取暖,一边聊天,一边吃猪肉米粉、麻花油枣,一边吃瓜子花生,暖暖的,其乐融融。大年初一,村民自发组织起来,敲锣打鼓,跳龙灯舞狮,热闹非凡。有五个兄弟和父亲,还有一个叔公。家庭团队很大。经常是元旦。当我们的表亲聚在一起时,他们组成了一个非常专业的歌剧团队,敲锣打鼓,舞龙舞狮。大学的时候,寒假回家。我也参加了这种活动,打钹,打鼓,舞狮,所以我是个多才多艺的人。元宵节也很有特色。每家每户都要磨一些糯米和糯米,用水拌一下,揉得很软,然后全家会“切鸡妻”。也就是说,书中的米雕,用揉捏好的饭团做成鸡、鸭、各种家畜,希望来年丰收。米饭塑料放入蒸笼蒸熟后即可食用。小时候外婆和妈妈都很重视元宵节,每次都要切鸡老婆吃元宵。家里做的元宵不同于北方做的饺子。虽然形状相似,但是油炸的元宵吃起来更甜。自从离开家乡,去大学教书,跑遍世界,我就再也没有在家过元宵节。外婆和妈妈相继去世,家乡的元宵味道只能在苦涩的梦里回味。

母亲是个聪明能干的女人。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在村里生女人。她多年得不到休息,却从未失去一点生命。她的鞋底和围兜非常漂亮。现在还留着几双鞋底瞒着我妈。父亲是中学老师,初中教数学,也是一名优秀的木匠。他从来没有跟随过主人,完全是自学的。当时农村教师工资低,无法养家。我父亲会在假期做木匠,挣些微薄的工资。他小时候,他做各种家具的时候,我是帮工,学会了雕琢。印象最深的是我帮爸爸做了一些宁式的床,我负责雕刻,雕刻。

我的家乡民风淳朴,人情浓厚。小时候小村子里的人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打架,但是邻居还是互相照顾,互相体谅。小村子里谁杀猪,经常把猪头肉、杂碎、猪血熬成一大锅汤,挨家挨户送一碗。上半年,饭菜不太好的时候,谁做的杂草饼,谁就给对方一点。谁在家吃饭没问题,孩子去吃饭也没问题。舅舅,舅舅,舅妈,读书很少,甚至一个字都不认识,但是很单纯,很孝顺,很勤劳。他们坚守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简朴的农民生活。

地域文化育人,家庭环境也育人。家乡的文化元素流淌在我的血液里,也蕴含着家乡的淳朴品质。有了家乡山水文化的滋养,有了父母的指点,有了自己的感悟和学习,自然会走上文学的道路。

难忘的家乡味道

文本/李英伟

人们常说:“全国吃广州,湖南吃嘉禾。”我是嘉禾人。虽然吃过各种特色美食,但是家乡的味道总是在我的舌头上飘荡,让我难以忘怀。

每年除夕,家家户户都精心准备年夜饭,炒肉是必不可少的主菜。炒肉和炒豆腐是绝配,因为豆腐可以吸收肉中的脂肪。桌上金炒肉的到来,意味着盛世又开始了。老人们常说:“不吃炒肉就不是过年了。大家都要吃。”我拿起一个大嘴巴咬了下去。不油腻也不油腻。好香!

我们家的年夜饭里总有一只血鸭,我们全家都爱吃。我爸爸是我们家最会炒血鸭的。我总是看着父亲做饭。爸爸说:“炒血鸭最重要的一步是倒鸭血。鸭肉煮熟,锅里还剩下一些汤的时候,鸭血要慢慢倒下去。”看到父亲被鸭血打倒后,我把火调大,继续炒菜。鸭血在加热凝固前均匀附着在鸭肉上。血鸭在锅里!整个厨房弥漫着浓浓的香味。吃的时候煮熟的粘稠鸭血会随着你的呼吸逐渐散去,微辣的鸭肉嚼起来也很有味道。甚至满是美味鸭肉的姜丝都很好吃。真是开胃菜!看着全家人津津有味的吃饭,爸爸开心的笑了。

嘉禾人没有酒就没有座位,过年的时候酒更是不可或缺。酒自然是自家酿的一瓶酒。早在冬至,我妈就酿了几罐酒。倒坛酒由糯米酿制而成,色泽棕黄,清澈透明,醇香四溢。经常听到大人喝酒有喝的顺序:爷们里,四季丰饶,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七七得意,八面威风,九九年长……。一家人大碗吃肉喝酒,也是享受一年中最深情的气氛。

从小到大,我看到桌子上的食物不断变化。那三种辣椒,红烧狗肉,凌云豆腐,血灌肠,还有奶奶的酥油茶和炒巴赞都让我做梦!

啊!我带着家乡的味道长大。家乡的味道,永远无法抹去的记忆!

家乡的愿景

文本/叶知秋

近年来,我的家乡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已经十年没在老家生活了,所以看什么都觉得怪怪的。

因为脑子里总是回想起小时候回忆里的场景,还能感觉到桐树曾经变成了森林,下雨的时候胡同泥泞不堪。每个村子都有麦秸垛,玉米秸围着的院子,长满杂草的老房子倒塌,散落的石磨。拖拉机被油熏黑了,没有防护罩。晚上的村子里,狗吠声此起彼伏,没有路灯和灯光,一片漆黑。月亮高或者到处都是雪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就像是凌晨五点左右。

豫东平原,沃土辽阔,村落密集,人民勤劳淳朴。随着扶贫和农村战略的发展,建筑风格和居住环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高中的时候,老家穷,落后。村里一户务农的人家买了一辆家用车,也是村里唯一一辆。他们大多数人在业余时间通过种田卖粮和打零工来赚取收入。年轻人出去打工,孩子留给父母照顾。这应该是人口多造成的。经济收入不允许同时养活几个人。年纪大的人必须早早辍学,一般让哥哥姐姐们完成高中学业。

秋天,乡下卖苹果的人穿暴露在棉絮里的外套,面料闪闪发亮。每天在家养牛养羊的人在田里拔草,拉回来一辆大车,用铡草机剁了,洗水喂饱。你总能遇到做小生意的陌生人,比如剪头发、买家禽、卖零食、做熟食、炒爆米花、收集垃圾、表演杂技、更换水果。村里的房子大部分都是红砖瓦房和三芝房。后来他们结婚了,盖了带天窗的两层楼的新房。因为买不起摩托车,赶不上公交车,就骑自行车到离家20多公里的县城上学。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老人照顾孩子,送孩子上学。老百姓生活讲究精打细算。土地提供了生活的大部分需求。白米,蔬菜和水果。采用了老一辈的耕作方式,基本自给自足。全村人帮忙出发,小村子很热闹。

我国高度重视“三农”问题,颁布了一系列惠民富民的政策。蔬菜温室和新品种的出现相应地增加了农民的收入。娶媳妇盖房子,现在盖小别墅,改善小区卫生环境,全面覆盖绿化,生活质量显著提高,幸福感增强。可见,普通人的幸福大多来源于获得感,没有丰厚的收入,没有医疗、教育、农业生产、养老、扶贫等方面的优惠补贴和保障措施,无法享受社会主义发展的成果。单纯靠一亩三分地谈幸福,根本不可能。

扶贫与农村振兴。国家一直在实施三年努力,减少贫困人口数量,改善生活环境,为贫困群体提供对口援助,努力实现繁荣和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是伟大的党热爱民生、勇于承担责任、不忘进取、引领时代进步的具体体现。

家乡蓝天白云

文本/卢永胜

昨晚,我梦见了家乡的山和蓝天白云。今天早上醒来打开手机,朋友圈里一片蓝天白云。看着蓝天上飘过的白云,我心里把她变成了白雪。让小姐和她一起飘回家。

我的家乡在湖北省十堰市房县。梦里的蓝天白云勾起了我的孤独,梦里的蓝天白云打动了我的感情。蓝色的天空和白色的云朵在那种思想中变成了语言的低语,谱写了一首岁月的歌,唱出了一首指环的诗。在蓝天白云的世界里沉浸一种想家的感觉……

家乡就像古人笔下人人梦寐以求的天堂。舒适安静,空气宜人……房县叫“房陵”,有“纵横千里,山满四堵,其坚固的高陵,若有房屋/[有旧石器和新石器文化遗址,是楚文化的发源地之一。是“木耳”的名镇,“黄酒”。

哦,家乡的蓝天白云承载着我童年的回忆;家乡的蓝天白云,见证着家乡的日新月异。无论我走到哪里,我总是想起蓝天白云的日子。

虽然对蓝天白云的记忆里充满了思乡之情,但内心是明亮美好的。因为那是我家乡的蓝天白云。萨维奇谷毗邻耶伦东,因此以“萨维奇”命名。十里长的峡谷,秀丽的山峦,翠绿的岩石,蜿蜒的小径,被誉为“人间仙境,桃花源,野人故乡,植物王国”。峡谷中有很多景观,如珠坡、麒麟峰、野花荡、德宗关、紫龙岩、苍鹰墙、野人屋、任伟峰、野人谷、野人城堡、野人部落、三潭野浴、龙须瀑布、绝世天根、九龙攀岩、河马饮酒等。野人谷是春夏赏花,深秋赏景,严冬赏雪的理想去处。

从小就很喜欢蓝天白云。马兰河,她就像一条美丽的玉带,落在广阔的蓝色田野里,有金色的波浪和许多故事。房县属于北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其特点是:冬长夏短,春秋相似,四季分明;垂直差异变化大,气候立体;同一海拔,阴坡与阳坡的温差为1—2.5;雨量集中,同季炎热多雨。

小时候喜欢看蓝天白云,更喜欢站在高处看白云。我一直以为它靠近天空,容易看清楚,但我们那里有高山。有清脆的绿色山峰相互重叠,那些山丘被白云串成一条蜿蜒的线。就在我惊讶地看着的时候,一团团的白云突然从蓝天的东南面缓缓移动,从远到近,从少到多。哇——无数朵白云突然变成无数只羊,从慢到快向西北方向腾空。就在惊喜的一瞬间,蓝天上的羊变成了无数匹马,它们也向西北飞奔而去。他们也觉得里面有几匹小马,山上长满了绿树青草,还有不知名的野花散落一地。汪清谷山上有蝴蝶。我还听到了黄鹂和云雀清脆的叫声,叽叽喳喳地谈论着费曼的蓝天。当看到的东西太多的时候,群山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面上满是白色的波浪,波浪浩渺,后浪推前浪的气势令人震撼,仿佛可以听到大浪的咆哮。蓝雾,像华丽的薄纱,给这些山峰多了一点神秘的爱,恍惚间,转瞬间。

从远处看,这里的山与哪边的水相连,中间是碧海蓝天。白云迷人的影子暗示着温雅覆盖了河流。我呼吸着山风带来的新鲜空气,听着裂隙岩壁上山泉叮咚的音符感染着我的心。有一种感觉叫做伴梦的云的静谧之美,有一种爱的感觉叫做你不来我不老的缠绵相思。虽然累,但还是看到了城市里梦想的缺失。一首歌“关官珠鸽,在河洲,是一位优雅的淑女,也是一位绅士。”可以说是耳熟能详,广受好评。《诗经》是中国古代诗歌的开端,是中国最早的诗集,是世界上最早的严格意义上的文学史意义上的诗集,是永恒交响曲的不朽乐章。

《诗经》不仅是“文化遗产”,而且具有鲜活的生命力。《诗经》的重要作者是方县的尹吉甫,方县也是《诗经》的发源地之一。

家乡的天空很广阔,只有被云海衬托才是蓝色的。白云永远爱天空,广阔无垠的天空让云翱翔。云朵飘过长长的竹园,像一匹奔跑的马,像雪白的波浪,像晶莹的巨石,千变万化。早晚彩霞美。早晚给出的视觉回答不一样,变化奇特,色彩丰富。美丽乡村建设以来,人们以旅游业为主导,努力致富,自强不息。农舍遍地开花,提供食物和住所的一站式服务。山区土特产成了热销商品,绿色食品供不应求。其中一些已经成为他们家乡独特的标签名片。

蓝天白云映在马兰河的水面上。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这边店铺多,那边农舍密集。河边的花草树木郁郁葱葱。在夏天的夜晚,青蛙从宽阔的河流表面发出声音,并升到深邃的夜空中。马兰河两岸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低矮的平房变成了高楼大厦;狭窄的街道变得又宽又平。碧波荡漾的马兰河,像一幅浓淡适宜的水墨画,展现在你面前。岸边的垂柳随着水波微微摇曳,柔软如少女的秀发;有时有几条顽皮的小鱼在清澈的水中快速游动。深蓝的天空像蓝宝石,洁白的圣云像梅花雪。随便伸出来一起切,轻轻举手,随风飘散,落入荷塘,是仙姑默念的经卷;当它落入《诗经》“宝布毛司”年轻人的怀抱,就变成了“为我而来的一段白沙”;带着淡淡的青山,也拉出了苏帕的缠绵,是张生和崔莺莺在诗里给的;飞机空飞着,从牛郎织女身上带出长长的白烟,让楚天阔恨之入骨。

在家乡的蓝天白云下,我站在马兰河畔,遥望远方朦胧的群山;也是附近的一条河,披着时代的外衣。波光粼粼的波光折射出不同的芳华……,诗意指日可待。徜徉县城,千年古城脉,厚重的文化积淀,精致的园林设计,让人在每一处景观、每一处树荫下都感到愉悦和快乐,文化与美景交融在一起。

当我仰望天空时,我总是想起家乡的云。最常见的是蓝天白云,白色,没有任何杂质。人们看着它,仿佛他们的心飞到了云上。

我家乡的果园

正文/王

啊!我家乡的果园很漂亮。春夏秋冬,春暖花开鸟语花香,夏有树,秋有果,冬有白,它的贡献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大!

春天到了,大地万物复苏,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这时,我会去果园。第一场春雨过去了,树上长出醉人的花朵,五颜六色。当我走进果园时,我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童话世界。那些含苞待放的花朵就是最好的见证。

春天一离开,接下来就是夏天,上面的花都没了,成熟的果实长出来了。这时候我会在树下乘凉,阳光会穿过树枝,只留下斑点和细小的影子,会变得很柔软很漂亮。靠在大树上很舒服,很悠闲。

秋天,像一个流浪汉,穿过群山,来到果园。这时,可爱的水果似乎被施了魔法,一夜之间就熟了。他们一个个摔倒了。我拿着篮子,贪婪地捡着。树叶飘落下来,为我铺上了金色的地毯。这真的比当皇帝容易。

秋天的雪花随着冬天来了,倒下的树就像光秃秃的扫帚。我在雪地里滚了几下,小心翼翼地为果园堆了一个雪人。它就像一个神圣的小天使,就像一朵从水里冒出来的芙蓉,我永远也体会不到。这是我给果园的礼物。雪还在下,冬天的果园好漂亮,雪花把果园衬托得鹤立鸡群。

我离不开果园,果园在别人眼里可能微不足道,但在我眼里却无法估量。因为它不仅有像仙界一样美丽的风景,还承载着我童年丰富多彩的记忆。

老家的老树

正文/唐慧琳

我家乡的古镇中联村,就是原来的四坡镇。它有一个小盆地,东西长5公里,南北长约2公里。一条巨大的沙河从西向东穿过村庄,将南北分开。在这个小盆地的中心,中联村钟平组曾经有一棵参天大树。传说很久以前有一棵小树苗从地里长出来。人们犁地的时候,白天犁出来扔掉,第二天又长出来了,第二天又拔出来了,第三天又长出来了。人继续拔扔……。一天晚上,大风刮了一整夜。黎明时分,人们发现大坪外长着一棵大山毛榉树。

我第一次想起的时候,我家门前有一大片麦田,中间是一棵高大的老山毛榉树,像一把巨大的伞撑在地面中央,四周伸展的树枝占了2亩地。老人们说它有几百年的历史。成群的老鹳在树上飞来飞去,几十只老鹳在树枝上筑巢,像现在的新移民村一样成群结队地生活。人们称它为老鹳树。

离老树不远有稻田。通往稻田的运河里满是鱼和草。运河里的小鱼小虾是老鹳的美味。每天下午,年长的伙伴们都不去上学,都拎着猪草笼,飞快地拔一些猪草,把我们领到运河边。一个把猪草倒在笼子里,把笼子堵在水里。在这里,几个人用棍子把水里的鱼赶走,鱼跑到笼子里去钓鱼。笼子底部有几条开白花的活鱼,中间还有几条黄鳝。我和几个朋友恳求他们给我们一些鱼,所以他们为我们捡了一些小鱼。我们太高兴了,就把它们带回家让大人烤。

稻田的尽头是大沙河,发源于集家河水库和几条从马立安海滩到芒岭的小岔路。这条河里满是清水。拐角处形成了一个大水池,一群小鱼在我们脚下游来游去。我们的一群小朋友脱下衣服,在游泳池里玩水。我看见一只老鹳在水边抓了一条小鱼,然后带着它飞走了。这是他孩子们的食物。

老鹳在树上生活了很多年,树下的树叶和粪便在树下升起了一片高地。我父亲和村里的一些大人经常带着我们的小朋友到树下,于是我们爬上树,把老鹳的蛋挖出来,让老鹳围着树转圈,尖叫。我父亲把他带回家的鸡蛋给我们煎了。它们很好吃。

芒岭离我们有30多英里。当年,人们经常进山挖野菜。芒岭山野菜特别多,人们去山上采了很多野韭菜带回家吃面条。每当我们在山里迷路,爬到高处,一眼就能看到平川的老树,一下子就能明确方向。

但令我们非常遗憾的是,在70年代中期,我们大队的支部书记下令把老树砍倒。一群精耕细作的工人把树根周围的土挖了几米深,大风过后,树倒了。那些老鹳围着树尖叫,声音好悲伤。两个人抓不住树枝。树枝被一群人用长锯子拉着,切成小段。这棵树被锯了一个多月了。后来,木头被锯成木板,为学校做了桌子和凳子。

没有那棵老罗子树,一群群老鹳就没地方住了,都飞走了。偶尔可以在河边或运河边看到一两只老鹳,渐渐的就再也看不到老鹳了。

树下凸起的高地被人夷平后。每年生长的小麦和玉米茎秆都有粗壮的穗和饱满的谷粒。后来实行责任制以后,在那里分配土地的时候,庄稼长得特别喜人。那块地每年只施少量化肥,年年庄稼特别好。一户人家种小麦的时候多加了复合肥。第二年,小麦长得很好,穗的大树枝撑不住了,都倒了。

那棵老鹳树已经离开我们四十年了,但我时常想起高高的树枝和成群的老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