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乡的河流 、发文人: 吴传兵

  • A+
所属分类:玄幻小说

在这个冬天的傍晚,河水再次与我相遇,冷风吹在我身上。河水带着冬风的寒冷和忧伤,让我想起了她的存在。我沿着河边走,偶尔停下来凝视。温柔而细小的河水流淌着她的许多回忆和无数秘密。河边的小水坝,枯败的八道草,落叶或非落叶的灌木,多年来看着河水的蜿蜒,见证着河水的悲欢,知道着河水的思念。这条河,在感谢他们的同时,还会继续流淌多年。以她宽广的胸怀,接受红尘抛给她的一切,包括干净与污秽,关心与蹂躏。

河水流走了多少秘密?流水日夜流逝了多少回忆?小河知道,小河不说。她的软语托付给永远逝去的流水。她不需要诉说流水的干与盈,纯净与肮脏,清澈与浑浊,也不需要诉说河流周围的浮躁与浅薄。她知道,铅被冲走了,大海变了,人心和岸边的石坝早已被岁月的青苔覆盖。

每次回到家乡,我都喜欢沿着河边散步。

天空的暮色中,河水静静地流淌着她的思绪。我盯着河边一丛丛的八毛和杂草,盯着河里到处都是各种塑料袋和垃圾。我没有心思去听流水的声音,也没有心思去看古石坝的沧桑。我任自己的脾气,跋涉到记忆中最好最奇妙的岩石。

这块石头自然生长在河边,温柔而宽阔。它一端与老房子的道路相连,另一端深入小河床。河水清澈,从上游流到这里,一个个打转,形成一个个小池塘,小鱼小虾追逐嬉戏,小螃蟹爬出石缝,快速返回。每天早上,这里都是一个热闹的地方。老太太、小媳妇和大姑娘们围在河边提着篮子或水桶,提着昨晚换的全家大小的衣服和一天要吃的蔬菜。笑声也在河水中荡漾,欢快地流淌。一双在洗衣服洗菜的手搅动着水的声音,一个媳妇和一个大姑娘敲打着衣服的木棍声,还有父母的短篇小说和花边新闻的嘶嘶声……生命之歌在河中飘荡。河边的小草在这歌声和音乐中摇曳,散发着芬芳。我和同龄的朋友们躺在河边的草地上,看着蓝天、林荫、蝴蝶飞舞,听着牛叫流水的潺潺声、鸟儿的歌唱和狗的吠叫……

这块大石头已经被大人洗得光溜溜的,没有一丝棱角。早晨是大人的领地,白天是我们孩子的天堂。我们摆脱了大人的束缚,来到河边玩水,累了就躺着,躺着或者坐在这块石头上。这是一张美妙的床;渴了就趴在石头上,低下头,用清水解渴。小小的身影与石头和河流融为一体,分享一切温暖、美丽和干净。

现在,石头上覆盖着苔藓,更加粗糙。小池塘里堆满了各种垃圾。河水从垃圾场挤出来,浑浊,有难闻的气味。我怀着复杂的心情站在这块石头上。我知道家家户户都装了自来水,这里也很久没人来洗衣服洗菜了,也不会洗衣服洗菜。时代真的是怪物,一样的河,一样的石,时间体验不长,完全不一样,优劣分明!

冬天的黄昏,河边的田野静悄悄的,只有寒风吹过。我知道是河心的声音,向一个曾经爱过她的少年诉苦。……我莫名其妙的多愁善感,盯着垃圾里跳跃的流水,和远方天空传来的暮色。

回到家,我喜欢沿着河边散步。这就是我想用河流寻找的记忆。妈妈在河里洗衣服洗菜,爸爸在河里洗锄头洗脚,我在河里喝水抓螃蟹。现在小河唱的都是苍凉凄清的歌谣,可这歌谣又有多少人听得懂呢?!

老家房子新,路宽,但河流窄,很脏。以前在河里洗脚的父母也走了。万物皆变。时间不仅标志着人的内心,也在河上留下了皱纹或疤痕。小河知道这一切。她包容了红尘抛给她的一切好与坏,一如既往地闪现一点点波澜,唱一首悠远的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