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园的写作风格 ,网友: 一老碗面LP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劳动节那天,我终于见到了我们县的农家女作家魏巧燕。

当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时,县电视台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知道她的故事后,制作了一部特别的故事片来采访她。记得那天我们刚去参观了东庄水库,所以我提议在路上去看看她,但是因为中途有什么烦心的事情没能成行,心里留下了遗憾!

前段时间和同事聊天的时候,偶然提到了她。同事说以前很熟,马上就拨通了她的电话,说有人要来看她,她已经成了名人要请客什么的。他们拜完之后,我和同事约好了,有时间一定要去她家。

至于你为什么要去看她?这和我越来越浮躁的心态有关。

对于大半辈子喜欢文学创作的我来说,如果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说喜欢文学创作,我会“呵呵”笑一笑。年轻,谁没有梦想?如果一个年过半百的人还在时不时地写点什么,他的成就是大是小并不重要。只要精神一如既往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以前的文艺青年军现在在哪里?

年轻的时候,我认识一个农村妇女,她通过出版几部作品赢得了周围人的尊重。县里特别照顾她,安排工作让她跳出农场大门。然后发生了什么?她热衷于当官发财,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人际关系的纠结上。文学死了,她的家庭和事业也死了,人到中年,几乎一无所有,更谈不上什么值得称赞的东西了。

另外,作为一个长期在基层工作的农民工,我知道农民创造并不容易。首先,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在土地上工作多年。他们没有被苦难摧残,他们的才华没有被世俗所同化。汗流浃背后,他们吟诗描述生活。他们真的需要一颗非常冷漠的心和坚韧的意志;其次,他们缺乏创造性交流的圈子,不得不忍受巨大的孤独。有时候会催着大家去麻将桌或者村口的大槐树上,说是东方父母缺西方是孤独。

我曾经拜访过一个著名的书法家和画家。喜欢一个庸俗的人,也想弄一幅字画来满足虚荣心。他翘着二郎腿,抽着高档烟,在他高档工作室的巨大桌案前品着高档茶,这让我停止了说话。心情变了,突然觉得他的书画比屎还烂!我也参加过所谓的作协活动,就是给省里某个人开座谈会。白发,少了青春,一味的歌功颂德,少了批评指正。不禁感叹,作协的严肃活动很少啊!会员交流更频繁,谁的乔迁生意开了,谁的红白喜事就办了。至于分散的民间成员,他们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参加活动。

所以,大师在民间,接地气的艺术在孤独者的记忆里。走进魏巧燕的世界,感受她的创作氛围,体会她的创作孤独,也是我日渐庸俗的灵魂对土地的回归和对简单的渴望。

最后,同事带我去她家过这个劳动者的假期。

赤干镇渭北村是礼泉山北部的一个普通村庄,和周围的村庄一样,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苹果园。同事都在这一带工作过,他一路跟我说这里的果农有多辛苦,苹果能卖多少钱。这些我都知道。36岁之前,我做过苹果园,卖的每一分钱都被汗水浸透。对于懒人来说,在陆地上一劳永逸地过上舒适的生活是绝对不可能的。

说话间,她来到了自己家。她在厨房做饭,因为她已经提前和她打了招呼,准备招待我们。她的形象和我想象的没有太大区别。她是一个普通的农村中年妇女。那种平凡,让你绝对看不到任何温柔,也与艺术家无关。如果你没有读过她的作品,听过她的故事,你永远不会认为这是一个作家。

她的房子前后都盖得很好,足以显示她主人的勤俭。除了干农活,她还是村里的村医,承担着计划生育的工作,这也体现了她的社会交往,属于村里“能干的行人”。

我在她院子里前后,所有的房间都转过来了。从她的生活环境来说,我想尽可能感受她的文学世界。院子是个普通的农家乐,厨房很小很简陋,几个房间、工作用品、日用品和农具都布置得有点乱。不过,这是我见过的很正常的农家乐场景,太整齐就不是农家乐了。和其他农家唯一的区别就是书报,这边一堆,那边几堆,说明这是一个爱书的家庭。

当我第一次进门时,我听到了收音机或电视的声音。环顾四周,没有电视和收音机。我问她,她说是收音机,说她喜欢听收音机。她的收音机在哪里?她是怎么因为怕影响谈话而关机的?我一时没注意到。看了她的书,我知道收音机真的影响了她。想象一下,一个热爱文学创作的高中毕业生,回到农村成为女人后,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超越平庸,发展天性,实现价值。站台在哪里?于是听广播,和主持人互动,在电波中和恋人做朋友,成了她唯一的平台。在这里,我也想起了过去生活在农村的时候,每天都伴随着戏曲的播出,在互动中展现着我的存在感。有多少人能理解孤独带来的快乐?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明白,那些把收音机挂在苹果树枝上,在里面工作的农民是去看戏的,还是那些在街上把商秦腔的声音弄得很响的孤家寡人。有多少渴望包裹在他们外在的平静中?

没看到她的收音机,我猜,是在她家里的一个神圣的地方?

那天吃完饭,同事说她这几年拿了很多奖。所以我们都让她拿出来看看。她不好意思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摞获奖证书,真的让我震惊。太不可思议了!作为职业习惯,我赶紧用手机拍照,想在文章里引用一下。看到我拍照,她赶紧说:“对不起,都是旧的。我很惭愧。谁总在人前炫耀这些东西?”她边说边收拾行李,我和同事拦住了她。她几次差点用身体遮住我的相机,我明显感觉到她的不自然。那一刻,我立刻想到了。现在很多作家都有一些小成就,希望通过各种平台宣传,免得别人不知道。

通过和她交谈,我知道她这几年的创作环境不是很好!母亲家的老人又老又病,需要她在两边跑前跑后照顾;当一对孩子长大后,教育支出相当大。更让她痛苦的是,爱人的身体患有慢性疾病,需要长期服药。苹果爱好者在田间地头的工资虽然是收入,但庞大的开支往往让入不敷出。我们去的那天,她家的苹果并没有卖完,但是天气越来越热的时候,苹果销售缓慢,价格暴跌,悲伤的乌云笼罩着整个水果区。这些条件严重影响了她的创作。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时代的发展,传统纸媒向互联网的过渡,而我们大多数人一时半会儿是适应不了的。她的2G网络极其不稳定,更别说3G.4G和有线宽带了。这些都让她无法搭建个人空间和博客,限制了她与圈内人的深度交流,埋没了她的才华,影响了她的创作激情。

然而,尽管许多问题困扰着她,让她无法安心创作,但她的激情并没有消失。她还饶有兴趣地向我介绍了她的文学圈和写作计划,并找到了一个u盘,说很多手稿都变成了电子文档,随时可以在网上发表。我给她介绍了几个文学爱好者后,她及时加到了她的QQ上。

岁月不饶人!作为一个接近她年龄的人,我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感叹和倾诉惆怅。和她聊天的时候,我说,从阅历和创作经验来说,我们这个年纪是时候大丰收了。未来,身体因素和创作激情可能会让我们在一瞬间失去天赋,我们的人生从此走下坡路。说话间,心情有些惆怅,但随即又为自己的急功近利感到羞愧。问题是,在她的平静中,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她的家庭环境没有阴郁,她的表情没有忧郁,她的所有作品几乎没有忧郁。相反,在她的作品中,从诗歌到散文,都表现出力量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她歌颂国家的好政策,描绘农村的巨大变化,歌颂田野里不知名的花朵,表达对文学朋友和老师的崇敬。到处都有正能量。

她写道:“向西望去,蓝天白云下的五峰山笼罩在淡蓝色的薄雾中,似与天空相连,又彼此相连,进一步增加了它的神秘。回头再细看,沟对面有个柿子园。这棵树刚刚长出黄色和绿色的芽。当你看它的时候,柿子树就像一个戴着黄绿色围巾的女孩一样优雅。回头看,南方还有更吸引人的梯田。一层金黄,一层碧波荡漾,一层果香花香……”,快看!这就是她描述的我们美丽的黄土高原上的家乡。当她写下如此美丽的文字时,她坐在炕上,白天有空就跪着写。灵感来自苹果树田,她蹲在地上写作。她晚上爬上床,偷偷写信。有时她做饭时会思考,她经常忘记在做饭时放盐。

说实话,当我读到她写的很多部分时,我激动得眼睛都湿了。我不禁想起那些专业和业余的作家、记者、宣传干事、信息播报员、通讯员、秘书等。他们坐在有空调的电脑办公室里,拿着国家工资和福利。光是在家乡的对外宣传上,有多少人能写出她干净朴实的文字?而当他们抱怨自己不能升职,工资奖金不够,沉迷于从别人身上捞取利益,以及自己的人事斗争时,又有多少人能拿到她那么大的文学专辑呢?

话太多是愤怒,但在魏巧燕的心目中,不抱怨是一种美德,她更多的是一种内心的和谐与自足。在与陕西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秋月的一次谈话中,她说: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又丑又矮又丑。我白天没有时间看书,主要是晚上。我和邻居的关系也很好。我以真实的方式与人打交道。我从来不像书一样说话,也从来不告诉别人我读过什么书。写了什么?谈到写作,她说,我要用心去写,不管发表不发表?有没有读者。我也想以读者的身份为自己写作。只有这样,我才能配得上我自己,配得上我的终身爱人——。

你在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天我走的时候,我让她在书上题字的时候,她挥挥手拒绝了,还一直说我不好意思把这薄薄的书送人。那一刻,她真的红了脸,这让我感触更深!同时,我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幸福,那就是我热爱文学,并以这种爱好与世界上许多有心的人交朋友,世界上许多有心的人通过他们一点一滴的人格力量每分每秒都在鼓励和净化我的灵魂。虽然世事无常,七情六欲流淌,生命相伴,为什么会孤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