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河,故乡的芦苇 ,笔者: 韩慧彬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我的家在南阳盆地钟白河和团河交汇处的一个僻静的村子里。从这个村子一个普通的瓦房开始,我学习了中学、大学、社会、生活,流浪世界……

虽然我已成为江南繁华的水乡,但我的灵魂时常在金黄的麦田里翻滚,想象着疲惫的身体浸润在村庄附近清澈的河水里,家人被一种感觉紧紧牵引。

我常常做梦,梦总会通向袁野,星罗棋布的村庄,童趣盎然的沙滩,傲然摇曳的芦苇,印在心头的村河……

有了童年记忆的常青藤,我经常和朋友们在河边芦苇的怀抱里玩耍。家乡的河流和芦苇给了我隽永的诗意和难忘的情感记忆。

扎根在河边滩涂的沙质芦苇,无拘无束;在河上的纤维桥旁摇曳,充满了生机。从青翠的湖绿到端庄的墨绿色,依然婀娜多姿,美不胜收。优雅和骄傲是她的性格,自然和简单是她的本色。她没有华丽的衣服,也不需要任何打扮。即使我们在季节里翻越高山,等待霜降来临,天空中五颜六色的芦苇和白云依然会是单纯的白色,充满蓬松的张力,然后在冰冷的纯净中画出生命的尽头。

在苦夏时节,茂密的芦苇沿着村庄的河岸肆意摇曳,映衬出蓝天的深邃和村河的宽广。她带给我的不仅仅是对大自然的享受,更是我内心的由衷表达。每当风和日丽的日子,微风经过,摇曳的身影就像一条曲线一路起伏,像梵音流过提琴的手指,荡漾开无尽的沉思;在滂沱大雨和狂风暴雨之下,浩浩荡荡成了一片广阔的古战场,如千万铁骑奔腾而过,轰然而下,激起无尽的浪花。我欣赏她的氛围和她的华丽。如果她是一幅画,那么她一定是一幅画卷;如果她是一首诗,她一定是一首交响诗。

深秋,家乡的河流变得越来越细长,但芦苇在风中随着移动的白色起舞。那是一缕秋光悠悠地飘在老农的脸上,那是老农眉间的韵味。它就像一个穿着芬芳的衣服,带着影子涉水而过的女人。从古至今,从诗经开始。“白露是霜。”它成了一首永恒的天鹅之歌,一个划着船的年轻水手,和我水边的窈窕淑女,倒映着茂密的芦苇,成为一个三千年文明古国最美的诗句。秋高气爽,我管一卷,在江边绒芦花下,生屈子气,醉太白,狂东坡。宁静、温柔、充满诗意触手可及。

在我的感觉中,芦苇属于弱者的范畴。因为似乎只有弱者才会以社会群体的形式出现,也只有社会群体才会产生勇气和力量,这才会有利于生存。Xi·哲说过:“思想构成了人的伟大。人只是一根芦苇,自然界中最脆弱的东西,但却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是的,人是软弱的,就像一根芦苇,但他们是坚强的,从软弱中焕发出无限的坚韧。这种坚韧,甚至他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伴随着我们一路向前。

远离家乡,我经常想家。当我想家的时候,我会想起家乡的河流和随风起舞的芦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