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遗产 ;文章来源: 太叔

  • A+
所属分类:玄幻小说

我对这座长期位于西南角的城市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是多年来一些特殊的信息积累起来的,可以追溯到懵懂的童年。那一年,父亲被抽调参加社会教育工作队。他在训练的时候,看了一部叫《烈火永生》的电影。父亲带着我,从墙上的一个缺口把我带了进去(不知道这是不是叫逃票)。我不知道电影讲了什么故事,但我只记得一张照片,火和铁窗后的脸。这是一个恐惧但缺乏内容的记忆。

慢慢长大,初中开始看小说。一本名为《红岩》的小说从封闭的学校图书馆被盗。十几岁的时候,大概有一些英雄主义和理想浪漫的情怀。我被这部小说迷住了,失去了理智。我被我妈抢了,几次被扔出窗外。

那时候记忆相连,前面的早期电影和小说,文字和画面交融碰撞,电火雷鸣,裂痕破碎。、蒋捷、、、华和二枪老太婆成了人生第一偶像。朝天门、角场口、沙坪坝、磁器口、歌乐山一直萦绕心头的景象,而人渣洞,。翻查历史,原来在很早的宋元时期,这座城市就已经有了“东耶路撒冷”的别称。什么样的血与火体验才能赢得这个至高无上的称号!

重庆,一座山城,就这样沉积在大脑底部的复杂沟壑里。

很多次我想象那是什么样子:雾中湿漉漉的灰色山城,上上下下拐个没完没了的石头街,依山而建的房屋,挑担子挑担子的棍棒,街上香辣刺激的火锅店,光着膀子冒着汗喝了五六次火锅的人,终日供人们娱乐的龙门阵茶馆,嘉陵江上赤裸拖船的新郎/[

这种幼稚而贫血的想象力是制作弱智电影或无聊小说最经典的素材。当然,王家卫的重庆森林是个例外(呵呵,不是重庆)。你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坐在朝天门码头,看河水流动。你选择一个寒冷的天气去看看白公馆的暗水牢,放飞你的想象力。它会让你看到一张不同的脸。我遇到这一天,虽然是二月初春,阳光明媚的重庆,阳光有点燥热。朋友陪着我,用心走过还保留着老遗址的磁器口老街。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暗号接头的地下党员,也没有偷偷摸摸的卧底。那华的杂货店呢,接头的茶馆呢……我不小心闯进了这条历史隧道。

在白公馆的后山,有许多遇难者的雕塑。我不能站在雕像前。这是刘。按照今天的说法,他是富二代,是典型的高富帅。他为什么选择死亡,为什么选择这种推翻自己阶级利益的信仰?在人欲流动的世界里,这是完全不可理解的。那么,你们的牺牲,你们的所作所为,抛弃了你们所有的信仰,我们的后代该仰望或解读什么呢?突然,我的心感到一阵深深的刺痛。参观白公馆时,一位中年妇女看到刘国禄的《史燚》,突然掩面大哭起来。那种感觉一定很难忘。

血腥暴力的革命把人性带到了最脆弱、最难以忍受的程度。崇高的理想会用残酷的方式表达,信念的力量会把血肉变成钢铁。今天这些事情完全不可思议。最令人发指的是为什么无辜的孩子被牺牲和牺牲。至少在这里,小萝卜头的孩子,宋绮云一家(甚至是孩子),杨虎城都是和父母一起被杀的。孩子怎么了?他们怎么了!我在贵阳机场等的时候,买了两套历史书,一本是台湾省的中国通史,一本是东征简史。后一次十字军东征是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信仰战争,也是迄今为止西方人最值得骄傲的价值观征服。永远无法验证的是,无数生命带来的革命成果究竟是人们真正需要的还是必须的?

在去重庆人民会堂的路上,我看到路边有很多防空洞。我突然想起了“重庆爆炸案”,成千上万的生命瞬间被埋葬在那个防空洞里。这又是一场战争,一场外族入侵本土的战争。这一令人震惊的事件只是日本在千千国家的人事实践中杀害九根牛一头发的一个例子。战时首都重庆绝不脆弱,经受住了近八年来整个战争过程的狂轰滥炸。在这座英雄的城市里,抵抗外侮、不被亡国所灭的意志是不朽的,信仰是他的生命,不屈服是他的灵魂,是一种浪费。

坐在朝天门码头,等待夜幕缓缓降临。我问朋友,码头是什么样的?这原本是一个不需要探究的问题。“二曹因名而死,他没有浪费著名的短语”,类似于世俗的笑话“人死了,钱还在”。对生命本质的解读其实是相似的,无论过去如何。而且我朋友说嘉陵江和长江的汇合处清晰可见。现在长江清澈,汇流无缝。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清楚的。看着灯光逐渐变得越来越密集,我感叹山城不是想象中的山城,夜晚也没有想象中的美好。这座充满英雄主义和骑士精神的城市也在缅怀过去,现代化正在缩小这座城市与世界级大都市的差距。所有怀旧的留恋和不情愿都过时了。就像从重庆到机场的路上,我哥评论前市委书记说:光靠他一个人,什么都改变不了。

是的,理想主义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实主义如火如荼。我们应该问为什么历史是,但是无数的生命和鲜血为我们铺路,时刻提醒我们可以过去,但不要忘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