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 发布人: 张朝龙

  • A+
所属分类:写景散文

杨转身看了看钟。时钟显示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他有几次失眠。杨回头后,的目光从大钟身上移到了窗外的香木身上。他盯着香清森林看了很久,他的思绪突然回到了遥远的山村。

杨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村,那里四面环山。只有一条路把整个村子和外面的世界连接起来。这个村子人口不是很大,只有一百户,大概三四百人。但是,为了谋生,很多人外出打工,村里几乎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儿童。虽然生活艰难,但杨感到欣慰的是,他的家庭是完整的。虽然他的父母都是农民,但他的父母从他出生就一直和他在一起。想到这,杨觉得自己比很多同龄的朋友幸运多了。

村子的入口处有几棵高大的香清树。杨和他的朋友们放学后总是喜欢爬树玩。尤其是去市场的时候,杨总是喜欢爬树,等着他的父母回到市场。他想知道他爸妈这次上街有没有给自己买什么好吃的零食或者好玩的玩具。当然,即使他们没有,也没关系。杨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他知道家庭的困难。所以,他从来不指望父母给他买什么,只要能让他不用担心上学。他只是习惯爬上香清森林,看着父母从市场回来,坐在树上。有时他会爬上几个小时的树,但他喜欢这种感觉。有时候,如果他的父母在市场上买到庄稼,卖了个好价钱,他可能还是会等到父母给他买零食。

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已经进入年底了。地球被白雪覆盖着。村子里偶尔能听到放鞭炮的声音。离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许多外出打工的村民纷纷回家。老人看到儿子儿媳妇回来,什么也说不出来。当孩子们看到父母回来时,他们会更加激动地流泪。这些刚下班回来的人更加激动,无法自拔。他们离开了家乡,为了让父母和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可能只知道自己在外面吃过的苦。他们中的许多人经常睡在立交桥下,以节省一点钱。他们一遍又一遍地穿一套衣服,终于走到了最后。这一刻,整个村子顿时热闹起来。

一天晚上,杨听到了她父母之间的对话,她妈妈对她爸爸说,“你今年也看到了。家里种田一年赚的钱还不如别人出去打工赚的钱,年底以后要出去。”

“但是依平还是小”依平的父亲说。

“但是不出门,家里的开销就成问题了。上学是要花钱的,其他孩子可以和爷爷奶奶一起住。为什么不能住公寓?”依平的母亲反驳道。

是的,生活就是这样。不可能处处如人所愿的活着。想活下去,就要工作。这几年你在家种地。虽然你照顾了家人,但是每年年底几乎没有钱了。我父亲知道这些事情。他希望依平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但他现在必须出去。依平,请原谅我的父母。当你有一天长大了,你就能理解我们了。依平的父亲没有继续说话。易萍知道他父亲默认了他母亲所说的话。易萍不怪他的父母。他只是在床上默默流泪。他用被子盖着自己。他担心自己的哭声会被家人听到,即使已经很小了……

第二天一早,依平问妈妈“你什么时候出去?”

当依平的母亲一时没反应过来,她问依平“去哪里。”

依平说“我昨晚听到了你和爸爸的对话。你不出去工作吗?”

依平的母亲愣住了。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依平的话,于是想了想说“年底你开学后,我们就出去。你应该在家听爷爷的话,知道吗?”

易萍回答“哦”然后去上学了。

眼看春节就要结束了,学校在春节后不久就开学了,依平希望时间能慢慢过去。不仅是依平,还有依平的父母、其他朋友和他们的父母,希望时间会慢慢过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好事。他们在一起时间不长,也不想这么快分开,但是生活逼着他们这么做。

过完年,村民们陆续出去打工。忙碌了一个月后,这个小村庄又变回了以前空荡荡的样子。依平开学已经好几天了,明天早上,依平的父母就要出门了,只能等到明年春节再聚。

“今晚你和我一起睡沙发”依平的父亲对依平说。

萍萍的爸爸睡在沙发上,妈妈在房间里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要给萍萍充电,萍萍的爸爸一句话也没说,就在沙发上默默地度过了临别前的最后一夜。

第二天,天一灰,一亮,一平爸爸妈妈就准备出门了,因为村里没有去农村的公交车,只能走着出去,路上能遇到公交车就最好了。

当她离开的时候,她妈妈没有忘记再告诉依平一次,但是依平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听不见她的声音。事实上,依平几乎彻夜未眠。突然依平的妈妈说“依平,我们得走了”,然后依平听到关门的声音,然后依平听到脚步声越来越小。依平知道她的父母已经走了,最后她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依平突然像个魔鬼一样站起来,朝村口跑去。他来到村口,像往常一样爬到其中一个。然后静静的盯着爸爸妈妈遥远的背影,他有点不习惯,因为在这之前,他每次都是来这里等爸爸妈妈回来,但是这次他要看着爸爸妈妈走远,他有很多想法,他还年轻,他现在很多事情都不能理解。他迷路回家,祖父起床了。他收拾好书包去了学校。

后来,依平爱上了爬山。每次他爬到山顶,看着周围无尽的山峰,依平总是想知道我的父母现在站在哪一边。

随着年龄的增长,依平来到这个村庄上中学。村子里有两条通往外面的水泥路。每次依平都喜欢在学校找个高一点的地方盯着这两条路。依平不知道这两条路通向哪里,因为他还没有走出去,他还没有看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现在的地方是他到目前为止去过的最远的地方。虽然他不知道这两条路通向哪里,但是他知道,一定有我可以去父母那里的地方。这时,他的内心开始向往外面的世界。他多么想出去看看,但他做不到。他还在上初中。我听大人说只有大人才能出门。想到这,我就想“如果我是个成年人,我希望我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也可以去我父母工作的地方看看他们的生活。”从那以后,依平已经习惯了凝视这两条水泥路,就像他习惯了凝视爸爸妈妈从村口回来一样,就像他习惯了凝视爸爸妈妈每次离开时一样,更像是凝视着那些无尽的山峰。

但是,这种注视和过去不一样,因为以前每次都是爸爸妈妈,而这次是他盯着自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