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的情况已经不存在了 ,创作人: 布依族马鹏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我的地方离一条小溪不远。大概是冬天,源头没有活水,水流被切断,变成一滩死水。但清晰度足以让我看到深处的鹅卵石,有水平的,有垂直的,也有倾斜的,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土,相互依偎。风来了之后,就显示出一点生机。暴露在我眼前的,除了这些,还有一些空。当你无事可做的时候,你喜欢去袖手旁观的小溪边,关注已经存在或不存在的运动。

直到有一天,新疆伊犁的阿布蒂让我照顾一些鱼,我才在小溪边停下来。似乎除了鱼,生命可以被忽略。那天下午,我去河边找了几块石头,放在玻璃瓶里,让它成为休息的地方。很多天过去了,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金鱼,从外面回去第一件事就是看金鱼。那些鱼在水箱里漂浮和下沉。他们有些人很调皮,会朝我吐几口唾沫。如此频繁的关注,并不是因为怕养不出鱼,担心鱼死。我在追忆某种思想,它使我的心情与金鱼的距离成反比,强度与时间有关。时间过得越远,我越想念鱼。

我出生在大山深处的一个贫穷的村庄,所有的人都是布依族,但我喜欢与世隔绝,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那里的人们在漫长的一天里耕作、割草、唱歌和放牛。和鱼相伴,我度过了一个美好的童年。

经常一个人拿着簸箕去池塘抓鱼。把簸箕放在浑水里,用力一推,带到岸边,把土和水清理干净,总会收获几个泥鳅,运气好的话,还会有黄鳝。或者饭吃完了让奶奶带我去田埂挖鱼。山脊上会有很多洞,沿着一个手指那么大的洞可以找到一些鱼,还有鱼和大地的联系。也许,人和动物是一样的,生活需要一些隐藏。

把抓到的鱼放在塑料瓶里保存。有时候鱼死了,我会难过很久,然后埋在土里,被奶奶嘲笑。但我不在乎。和鱼相处,看到它一动不动地躺着就焦虑,看到它被猫叼走就难过。鱼教会了我什么是最爱,什么是脆弱。

如果我活下来了,我会想象它长大后是否会变成某种神奇的生物,载着我走过一座又一座山,看到我从未见过的事物和人。这些想象给我的童年带来了一些期待和满足。每次听到爷爷说,站在山上就能看到远处的城市。我经常爬上去,试图看看它有多远,这座城市看起来怎么样。我喜欢远方,喜欢城市,喜欢大人羡慕的地方。

我们布依族被称为稻作民族,世世代代以耕种为生。但是住在山里真的离山很远,只能靠天气吃饭。干旱不可避免。轻粮减产,重粮不收。每三年总会有一次。人们对这样的灾难无能为力,于是把一些希望寄托在“鱼神”身上。认为大旱,是鱼神生气了,需要去河边祭拜。一个人带着鸡肉和米饭来到河边做了一个仪式来安抚鱼神的情绪。说也奇怪,有些年份仪式一结束就真的下雨了。

父亲、母亲、父亲辛苦劳作,没有时间在山上砍柴,就让我检查一些从远方用水刮来的废木料,用作柴火。知道鱼神的秘密后,我经常坐在河边看河水翻滚。如果我看到什么,我会兴奋很久。

当然,我没见过鱼神,男人也没见过。大概是布依族人在自然灾害中太过弱小,需要从大自然中寻找一些慰藉或者生存的力量。因此,鱼神成为布依族人的信仰和希望。

很多次,阿爸和AMA看到我没回家晚,就拿着灯来找我,回去也难逃被骂。这当然值得。我站在岸边,祈求一双新鞋。几天后,阿姨真的给我买了一双解放鞋。阿爸没有钱,虽然他经常在汉族家庭工作。我奶奶经常和我爸爸吵架,吵完就离开我去我奶奶家。我在那里呆了一小段时间,变成了一个没人关心的孩子,只有一个奶奶。

祈求鱼神,弄点甜头,我就得寸进尺了。愿鱼神带我走出大山。所以,我真的从我的贫困村到县城,再从县城到丽水,现在又从丽水到长春。我走的每一步都归功于运气或者什么神奇的东西,这是恰到好处的。即使看不到未来在哪里,至少每一段都是一种期待。有些东西是靠努力得不到收获的。我宁愿相信一些能让我起死回生的外在因素。即使《鱼》除了虚无什么都没有,但在一些虚无面前有一个实体概念,它植根于我的内心,并从中获得一些精神。

一切都归结于信仰,归结于对鱼的信仰。是鱼,在一些困难面前给了我无限的力量。是鱼,让我在无限的虚无和渺小面前感到安全。

至于这些鱼,我尽量把它们想象成神奇的鱼。我承认我忽略了所有的差异,比如鱼的长宽色种的差异,或者现实与童话的距离。我把让我忽略差异的因素归因于信仰。是信念抚平了我的脾气,让我超越了差异。我承认我爱上了泥鳅、鳗鱼和那个从未见过却一直在我身边的鱼神。对于目前的困境,我们需要用信仰和鱼神的力量来消除内心的分歧和不平衡。

突然,我想念南方,想念鱼,想念一直在消失的东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