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的水箱 、本文作者: 杨敏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我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祖父家度过的。它位于一个相对偏远的农村地区,人们在喝水的时候需要去山脚下的井里过河提水。后来,人们凑钱买了一根细长的橡胶软管,把泉水从山上引到村口。每天早上,家家户户都争先恐后地把水带回家,生怕水停了。每家每户都用一个不同形状的大水箱:长方形、大嘴椭圆形、小口大腹。有技术的年轻人只需购买白色瓷砖和水泥码作为水箱。

说起水箱,我就想到爷爷的厨房,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厨房。爷爷的厨房有一个长方形的水箱。他小时候调皮捣蛋,小心敲打,就是敲啊敲啊,上下瞄准,看着水底,把头伸进去喝,或者嘟囔着听回声。兴趣来了,我撅着屁股,把头靠近水,试着啜一口水,带着独特的清凉井水的味道。水箱的石墙很薄,宽如关节,颜色为浅灰色,近似灰白色。它看起来很脆弱,但实际上很坚固。四面不太光滑,正面是一些我看不太懂的图案,但有一种很老的韵味。内侧上下角全部用水泥做成巧妙的弧形,看起来很漂亮。水面上常常漂浮着一个用塑料制成的红色大瓢,上面盖着一个用竹条和编织袋做成的盖子。在我心里,水箱是整个厨房的灵魂,也是爷爷做饭的源泉。

公房前的土坝上也有一个较小的水箱,靠近运河。水箱旁边有一块洗水石板,小水箱方便舀水洗衣服、洗菜、养鱼、花园。这种水箱通常有一根橡胶软管挂在上面,试图积聚一小股流入的水。用木板盖住小水箱的三分之一。与其说它是一个盖子,不如说它是一个存放东西的板。放上洗好的盘子、衣服和水勺,懒猫躺在上面晒太阳。有时会有鱼,猫会闻到鱼腥味。它们会围着水箱转,用眼球往里看。如果它们胆子大,就会用爪子抓。如果它们胆小,它们一接触到水就会在远处逃跑。我最喜欢和那些猫一起看鱼。我不时抓鱼,假装递给小猫,然后突然扔进水箱逗它们。但是,如果你想逗逗这些“小熊”的话,难免会被当成小伤抓到。

我们这里有个习俗叫“抢金银水”。现在是除夕晚上12点。谁在井里抢到第一桶水,谁明年就会有很多钱。这时,是最有趣、最热闹的时候。家家户户的大人都提着铁桶,一路飞到井边打水。回家后,水郑重地存放在水箱里,水箱不愿意喝,连孩子都认真配合。等到大年初一,你抢的水只能喝,不能倒。这是禁忌做法,不能甩“钱”。人们过去在春节期间关注很多事情,娱乐很多。现在的东西丰富多彩,肯定比以前好玩多了。但是现代人总觉得自己缺少了一点“新年的味道”,这可能就是习俗被遗忘的原因。就像水箱一样,即使在村子里也很少见。自来水流入流出。谁还记得挑水的日子,谁还愿意抢金银水?

说到新年,我不禁想起爷爷的水箱,那是我童年的一个角落。就像爷爷一样,坚实可靠,饱经风霜,沉淀了那些年的幸福与艰辛。带着美好的回忆,我进入了新的一年,新的征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