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去世了,悲伤的除夕 |网络写手: 朱瑞鸿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除夕之夜,冯小刚回到了“福地”时期,四年后他凭借新片《芳华》一举成名。电影《芳华》虽然原定国庆上映,但因为种种原因推迟到了除夕。然而,这种“饥饿营销”导致电影发酵——“冯小刚最好的电影”“感动得热泪盈眶”/。电影上映前,导演冯小刚和演员们在新闻发布会上流下了眼泪,观众们一点就哭了。影片全面上映后,口碑大爆。这部电影不仅吸引了看电影的主力军,也吸引了很多中老年人去电影院“寻找青春”。影片上映两周,综合票房突破10亿,造就了业界“芳华现象”。

与人们的拜年电影不同,观众在看完《芳华》之后,会发现这部拜年电影其实是一部“悲剧”。在冯小刚电影中,用悲伤来庆祝新年并不少见。比如1997年导演的第一部贺岁电影《甲方乙方》,主角(葛优饰演)做了“团圆梦”帮助身患癌症的无家可归的一对,贡献自己的新房结婚。最终,癌症妻子去世了。2001年,冯小刚执导的贺岁片《大人物》从头到尾展现了一场荒诞的葬礼。2004年,由导演编剧的贺岁片《天下无贼》,讲述了小偷夫妇(刘德华、刘若英)的梦,作为圆农民工的傻根(王)“天下无贼”,最终男贼被贼叔李(葛优)…/[/杀死。

文本图像水平不均匀

电影《芳华》是根据严歌苓同名小说改编的。小说《芳华》以艺术团的小穗子为叙述者,既是参与者又是旁观者。萧穗子、何小曼、郝、林都承载着时代的话语符号,但叙述者将个人记忆与客观叙述交织在一起,始终保持着有序。他并不急于标榜“一个人”作为“一代人的代表”小说中男女军人之间微妙的情感和冲突构成了整个故事的主体。每个角色的故事都不是一段话就匆匆讲完的,而是从叙述者“我”等角色的角度讲述,这些碎片化的情节被读者拼凑起来,形成每个角色完整的形象。电影改编中虽然保留了小穗子的叙述,但仍然是全知视角的叙述。

《芳华》的故事带有严歌苓的自传色彩和对人性的透视。透视的背后是严歌苓对自己精神历史的挖掘。这部作品描绘了共和国特殊时期的一代年轻士兵的形象。四十多年前在特定的历史时代和特殊的环境下,用豪情描述他们的青春和不同的人生道路。每个个体的情感、命运、梦想、价值,都与时代和集体捆绑在一起。随着战争的来临,时代的变迁,集体的解体,这一切终于归于平静。

作品有很大的时代背景,但故事都很细致,很有个性。所以时代变迁中的大事件不是重点,聚焦于20世纪70年代到2016年,人性的明与暗,冷暖,繁华与流年,悲欢,情怀。真实的历史可能比严歌苓的更残酷。经历过这些故事的人都知道它们有多沉重。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看到生活的全貌。只有当他们回头时,他们才能看到他们来时的路。严歌苓由衷地写出了这个历史时期,她为此而自豪。

严歌苓曾经说过,《芳华》是她最诚实的一本书,有很多对那个时代的自责和反思。“我有自己的忏悔,因为欺负战友的经历也有自己的罪。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幻想过自己过去的角色,一个表白,一个批评……。我觉得这部小说是对我探索人性最直接最深刻痛点的一次探索。”

有人说,形象一诞生,就是语言哑的时候。

电影《芳华》是冯小刚第一次从女性的角度关照自己年轻的过去和历史态度。观众可以感受到影片中的英雄豪情,雷锋式人物的陨落,个人的集体压榨,不同社会阶层在时代变迁中的命运,这些都展现了这个盛世留下的痛苦和伤痕。个人情感与历史命题重叠,冯小刚以悲歌追忆青春,以《芳华》描绘了整个时代的悲歌中的人物,致力于深沉的情感与真诚。看过小说的观众不难发现,电影《芳华》在原著的基础上做了很多改编,增加了新的内容,而原著中的大量内容却没有在影片中展现出来。虽然原著暗淡的背景隐约可见,但自省的强度被导演冯小刚对青春的激情和赞美所消除。小说中的深刻反思和自省在电影《芳华》中很少。

为新年感受青春的忧伤

每个人都有过青春,每个人的青春都有值得铭记的地方。但是打着感恩的名义,一切罪恶都可以在青春之美的表现中被忽略?团员对何小平、刘峰的行为反映了美国思想家汉娜&米德的思想;阿伦特大力抨击“平庸之恶”:不是为了阻止明显的恶行,甚至是直接参与。

在《芳华》里,艺术团里那些看似相亲相爱,亲密无间的战友,各有各的秘密。为了“融入”,他们组成了一个集体,疏远、排斥、暴力地对待沉默的弱势个体。刘枫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那么真诚,何小平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他在战争中拼命营救战友。为什么这两个人疯了,残废了,命运如此悲惨?而那些嘲笑他们,讽刺他们,暴力对待他们的人,都有自己的好日子吗?在艺术团解散的晚会上,人们的感情是真实的。但是,他们动情地唱《送同志》的时候,有没有人想到他们的战友刘枫和何小平?在片中隆重的送别仪式和热烈深情的气氛中,艺术团全体人员的唱腔越是动情,越是让人觉得人性的阴暗面在本该平淡的时代如此丑恶。

影片最后,刘枫和何小平在多年后的战友墓园重逢。何小平问刘枫:“能抱抱我吗?”刘枫搂着何小萍的肩膀,脸上露出迷人而忧郁的笑容。他们一生都是孤独的,最终得到的幸福也是孤独创造的。刘枫和何小平,两个被时代困住,被集体抛弃的孤独的人,走到了一起。他们没有结婚,没有孩子,相依为命,享受着贫穷幸福的安宁。其实刘枫和何小平都是一个人生活在艺术团的边缘,最后一个人生活在社会的边缘。充满活力和精彩的世界不属于他们。我相信有些人希望在刘枫和何小平身上看到光明的未来和灿烂的命运色彩。

在电影《芳华》中,我们可以看到导演冯小刚的纠结,他触及集体主义对个人的谩骂和压榨,尊重个人尊严;同时,经历过艺术团的冯小刚害怕破坏“血腥青春”的美好。

黄金编剧严歌苓的新作《芳华》由冯小刚执导,经历了撤档的炒作,展现了民族集体记忆的大时代,带出一堆没整容的新人,创造了一系列社会热点话题。最后电影在农历新年档上映。这一次,冯小刚又和芳华一起回到了农历新年档,从1997年开始和甲乙双方一起开创中国农历新年档市场,至今已有20年。这是冯小刚导演的伤感电影《芳华》敢于进军贺岁片市场的大好时机和好去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