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风又回到了昨天的位置 |本文投稿: 王俊楚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两滴春雨挂在你弯弯的睫毛上。
灵魂的屋檐突然变得雾蒙蒙的。
低沉而温柔。
我把目光从红尘的思绪上移开,一池无根的浮萍绿意盎然。

意外的烟雾掩盖了所有的悲伤。我没有时间处理,日记里的字迹都被冻结了。
在无纸时代,谁还保留着你线装衣的旧风?
窗外的风,在昨天的位置,又回来了。

城市的黎明从露水中升起。从中央广场起飞的鸽子为它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昨晚在梦中遇到灵感的诗人不能躺得太高。他前世的爱人还高悬在诗中,环顾四周。
诗歌是他梦回前世的时间隧道。让我们保护他和他以前的情人约会。
如果我在这个时候哭,并不代表我难过;如果我微笑,并不意味着我快乐。

爬山虎爬上了墙。墙上长满了绿色的疮。
青疮霉变影响天气,城市天空提前进入雨季。
我坐在满是绿色疮疤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脑感受到无限的情感。
我的信纸上长出了几行幼苗。窗外有鸟儿从乡下飞来,叫声里满是青杏酸梅。

时间很累。我们收起笑容,开始下班。
公文包出了门,忘了干净的茶杯,让我无聊了一整天,尴尬了整个晚上。
感谢美丽的新同事。第二天一早换了新茶,够它再新鲜一会儿了。

日落和满月,两个敲门者在黄昏。一个掉了,另一个反弹了。一落在一起,就敲开了黑夜的门槛。
解不开的结就像今晚的夜一样浓。
一只充满忧虑的猫会让你彻夜难眠。

听落叶的声音,秋天就在台阶上。
秋叶,你的诗填满了书页。你非常想笑。因为你想起了过去
,你用落叶做了一封浪漫的情书。发了好多天,你惊愕地发现,这首诗还夹在她寄给你的诗集里。

秋天的巴毛在冬天长到了坟墓。
季节变老了。世界还很年轻。
香烟传承火的血液。

一个草芽终于在冬天刺破了最后一寸皮肤。
春天疼得咧嘴笑了,花儿笑得满坡都是。
冰,当你醒来,就变成了流动的水。

窗外的风还在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