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虾杂记 ,撰稿: 胡静芝

  • A+
所属分类:心灵鸡汤

家乡的朋友送了我一些河虾,都是又细又透明,颜色鲜艳,充满活力。乍一看,它们是来自我们家乡清水塘的野生物种。

我立刻来了精神,我的青春在我眼前不停地闪烁。这么多年见人钓鱼很常见,却听不到人谈捕虾。老实说,钓虾比钓鱼有趣!我小时候经历过这份工作,所以一想起来就觉得我的童年很美好很有趣。

我们当时钓虾的工具是蚊帐布做的方形网袋。网兜的长宽约60厘米,四根拐杖系在两根等长的竹条组成的十字架的四端;竹条宽度不超过3厘米,厚度均匀,柔韧性好。十字架的中间一端用一根细绳子绑着,然后再绑在竹签上。我家乡的人把这种捕虾工具叫做。不是每个家庭都有盘子。这种捕虾通常在夏季农忙季节进行。成年人要忙于制作团队。大一点的孩子要么参加集体劳动,要么在家洗衣做饭照顾弟妹。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去碰这些。幸运的是,今年夏天,我非常自豪能拥有六个这样的郑篮网。我不是网的原主人,但是其他家庭的孩子抓到我用它捕虾,我觉得很有趣,所以我回家后向我父亲要了它。我父亲当时是村党委书记,整天忙于开会和写材料,没有闲功夫帮我做这种东西。但是,父亲受不了我的吵闹,最后还是去家里说明来意,想出钱请他们帮我做一些类似的板子。当时正值双抢农忙高峰期,那户人家的叔叔没时间来,就大方地把他们家仅剩的6个老人拿出来,当作临时贷款给我。就这样,在我12、13岁的时候,我像一只快乐的麻雀,整天在生产队的几个池塘里游荡。

中午,村里格外安静,连门前的树头都没动。只有密密麻麻的蝉不停地叫了一会儿。成年人可能累得无法工作,一个接一个地睡在他们车道上凉爽的床上。想着下午虾饵不多,只好赶紧去池塘摸河壳。(我们这里称贻贝为河贝)

太阳太猛了,让大地黄灿灿的,像一个滚烫的烙铁,让人每次踩在地上都会咧嘴笑。但一想到要去池塘摸河壳抓虾,能量一下子就来了,不怕任何磨难。我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和幸福在心里悄悄蔓延。

河贝在水中微微张开,形状大小不一。一开始,我怕它扭来扭去。清楚地看到它一动不动,像一个无生命的物体。然而,当你用手触摸它时,它会慢慢滑动。不小心手指会扣在半开的蛤蜊嘴上,感觉快的时候头皮会紧绷。然而,当我认为有必要钓虾时,我不得不每次都忍受这种恐惧的感觉。很多人用河贝肉喂鸭子。我太胆小了,不敢去深潭。在一些浅沟里找到三五条,一般都会觉得很开心。怎么会有多余的蛤肉喂鸭子?

用刀把摸过的河贝一个个切开,取出贻贝,绑在网上,然后沉入池塘。夏天,虾通常喜欢聚集在阴凉处。池塘边有很多树,所以我经常选择郑的根来放置它。每十分钟取出一次。次数多了,一网可以捞出一打。有时不仅是虾,还有野生鱼。一天下午,我看到身边的大人都干完活回家吃午饭了,我准备带他们回家。当我不想拿出最后一个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白色柔软的蛇形怪物。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更不用说听说过白蛇了。因此,当我瞥见它时,我认定它是一个怪物,我的头发竖起来了。虽然手脚僵硬,但他还是硬着头皮毫不犹豫地把它倒进了水里。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下水捕虾了。

很多年后,我竟然在一家酒店的餐桌上看到了。看起来和中午看到的“怪物”一模一样。我非常惊讶。此时我才意识到它的名字叫李白,它叫水中人参,属于珍稀物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