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的时光轮渡 ;笔者: 李晓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2017年农历是鸡年,是我的自然年。我的生日每年都是按照阴历算的。我妈说按照旧阴历还是准确的。当然,我得听妈妈的。没有妈妈,不知道哪个星球还在飘。

鸡年,我48岁。如何安排自己的时间,我也在这些时间里完成了一些自己的雕塑。在这鸡年的时间长河里,我要摆平几艘渡船,让我做自己灵魂的摆渡人。

鸡年的时光河渡口,我撑着一只旧木船,荡漾着时光的流水,慢慢回到唐宋。我想起一个不开心的朋友向我诉苦,现在他的生活被他的手机绑架了。基本上每五分钟看一次手机,有时候会强迫自己关掉手机,半夜还要起来看朋友圈里的动态。你在看什么?娱乐八卦新闻,尤其是微信里的朋友圈,看到别人发消息后是赞还是评论,观察他们在别人世界里的反馈反应,揣摩窥探别人微妙微妙的心理,放大一件日常琐事引起的波澜,好几个朋友因为彼此不喜欢不评论而互相删除。朋友告诉我,我的精神世界靠的就是这个网络里的赞美灌输。一旦形成长期依赖,精神就变得更加空虚苍白。我从他的话中得到一些启示。今生的过去,就像河底真正的河床。清澈的河水冲走了翻滚的泡沫,生活质量也是如此。有时候就在于一个字:失落。扔掉那些扰乱、折磨、消耗、拉扯我们生活的不良信息和东西。鸡年,我会清理微信朋友圈。我也告诉这里的朋友,如果我一句话不说就悄悄删了你,请不要介意。在那些没有互联网的日子里,我们的来来往往的生活是如此的温暖和感伤。如果真的有联系,我觉得应该比WIFI信号更温暖更贴心。

在鸡年的时光轮渡上,让我在流水声下读几本好书。一个人读的书也成就了他自己的人生。有个鸡汤笑话说,你这么丑,不要赶紧看书。慢慢读,不要读十几行,读好质量的书,把它们变成营养,滋润你的人生,让阅读打开你人生的画卷,进入众生的命运。

鸡年摆渡时处理好人与自然的关系。比如多了解几种植物的名称,不要在植物面前失言。以前写的时候经常用“这样的句子,有一些花和树不能命名”。现在我意识到这是多么笨拙和愚蠢,尤其是对一个作家来说。

鸡年时间轮渡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多陪陪火边的老亲戚,去看看城里的一些老艺术家,收集一个村子里即将消失的旧农具……,坐在80公里外山上一棵已经存在600多年的水杉树下。

最后,让我在大公鸡年记住今年所有的渡船。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我的一艘船安全地穿过了我灵魂的水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