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山 :作家: 加路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一个

当我看到这座山时,我想起了我的父亲。

我记得那个夏天特别热,好像晚上和中午直接相连。刚吃完早饭,太阳突然掠过整个村庄。树叶上,草尖上,瓢虫背上,蝴蝶翅膀上……,连蜘蛛网都被阳光覆盖着,在蜘蛛丝上飘来飘去。肆意的阳光吓得树和草抬头望去,失去了精神。懦弱的风,我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没有一丝风。村里的人都躲在屋里摇着扇子,大汗淋漓。公鸡躲在角落里,连唱歌的力气都没有了;狗也爬到屋檐下,吐着长长的舌头,喘着粗气。

只有父亲像太阳一样无所畏惧。

父亲从门后的墙上摘下草帽,拿着锄头出去了。父亲魁梧的身躯挤进阳光里的那一刻,阳光摇晃了几下,为父亲让路。父亲板着脸摇摇摆摆地过河,向对面的山走去。父亲不知道中午酷热难耐。他说锄头下有三分水,山上的黑豆在长,需要水和营养。耕种一次庄稼相当于再次给土地浇水。此外,中午的烈日立即杀死了草苗,从而减少了草苗对作物的营养共享。

父亲走进农田,把阳光挤在山上。农田里的阳光随着他的父亲和他的影子摇摆。我父亲宽厚的背上画着未知的地图,他黝黑的脸上的汗水闪闪发光,滴滴答答地流进了农田。我父亲挺直了背,看着锄过的庄稼,似乎对他笑得很舒服。他撩起裙子,擦擦汗,对着庄稼满意地笑了笑。

就这样,父亲在地面和太阳之间挤来挤去,强烈的太阳终于没能抵挡住父亲的忍耐力,羞愧地退到了山的后面。

晚上爸爸回来顺便拉了羊草和艾叶,就上山了。被拴在院子里的羊看见了他的父亲,就像看见了他的母亲一样,“咩咩”。嘴唇皲裂的父亲连门都没进,就把草帽扔在碾盘上去喂羊了。

晚饭后,父亲忙着把艾叶编成辫子,挂在外墙的木橛子上,等着它们晾干烧了,驱走蚊蝇。父亲把艾叶编好,扯开低沉的嗓音,唱着悲伤的曲子《招人难》,让人哭得像流泪,心酸眼湿。做完这些事,天色已晚,父亲洗了手,洗了脸,去炕上准备睡觉。

刚学会算盘,好奇地摆弄着刚买的算盘。我爸让我用算盘算。我傻,只会写字,不会做珠子。父亲一遍又一遍地耐心教我珠算公式和用法。父亲一天没上学,所以我还是不知道“父亲在哪里偷了”他的知识。

父亲终于累了,趁我还在,他把头靠在炕吧上,鼾声如雷。妈妈叫醒爸爸,让他脱衣服睡觉。父亲睡眼惺忪地起床,爬上窗户看天空,大概是想预测天气,以便安排第二天的工作。看完天,他又下了炕,说是阴天,不一定会下雨。然后他去院子里把不能淋雨的东西盖好,把自己落在卷盘上的艾叶辫子和草帽拿回来,挂在家里的墙上。这才安心睡觉。

父亲爱他的庄稼和土地。

有一次,该吃早饭了。父亲把农具和未完成的农活留在田里,打算吃完饭继续走。走到离我们玉米田不远的一个地方,父亲停下来,他看到路上有一堆驴粪。父亲蹲下来,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父亲觉得驴粪是草的另一种形式,没什么脏的。他脱下鞋子,一个个捡起驴粪蛋,然后像个金元宝一样回到玉米田。落下驴粪,用脚踩碎,搅进土里。然后他抚摸着自己亲爱的庄稼,就像一个细心的母亲抚摸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一样,慢慢的站起来,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仿佛听到了玉米拔节的声音,看到玉米长绿了,眼里充满了殷切的希望……

当我父亲回到家时,饭已经不热了。

这几年,父亲的身体不再挺拔,就像蓝天上的第一个四分之一月亮,再也不能像他一样为只知道奉献的土地服务。农田里有一个魁梧的身影,阳光普照。院子前有个老人在劈柴。

父亲一生都喜欢种树。所以我家有很多椽子,我爸爸把它们像墙一样放在屋顶上。父亲见厨房里没多少木头,就拿着劈柴斧走到椽上。他看着一根有结的椽子,把它拿下来,带到碱库。他专门和葛杰一起挑排骨,引起了很多人的钦佩和钦佩。他说趁他还能劈,以后不能劈了,不如顺着木头劈。父亲把枕木放好,把椽子压在枕木上,把斧头举过头顶,马上就倒了。斧子落下时,椽子上有一条大裂缝,斧子深深地扎进了椽子。父亲用尽全力拔出斧头。“ Hi ——斧头举起”再落下时,一根摇摇晃晃的椽子被父亲劈成了两半。父亲把一半扔到一边,另一半压在枕木上,像剥香蕉皮一样一个一个地剥下来。直到最后,每块木头都被切割成一英尺长,比如椅子腿的厚度。

北风吹来,路人缩着脖子,手缩在袖子里,像有人在追一样狂奔。可是父亲满头大汗,只看到斧头忽高忽低,一根柴火乖乖地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乖乖地躺在一边,等着实现自己的价值。父亲满是汗水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他应该看到红色的火焰在炉子里跳跃,感受到家的温暖。

我们不让他砍柴,怕他累。他说我们这些孩子永远过不去。可惜好椽子白丢了。煤和黄金一样昂贵。烧柴可以省很多钱。有必要考虑长时间的水流。

最后,我的父亲就像一盏消耗石油的灯。他不能逞强。他父亲生病了。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终于控制住了。前两天嫂子打电话说爸爸的病又发作了。我立刻给父亲打了电话。我说我要回去了。父亲立即屏息以待的拒绝:“不要……回来……,我……没事…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没有再和父亲多说什么,以免浪费他老人家的体力。我知道爸爸不想让我回去,但是他怕耽误我的工作,担心没人照顾我的孩子。

父亲总是那么坚强,从不向孩子要求什么,却又怕给孩子添点小麻烦。我理解父亲的“ MoMo ”被拒绝是父爱深沉的表现。

这是我父亲喜欢的一座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