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是怀旧 |作家: 许圣义

  • A+
所属分类:写景散文

在传统节日中,我最喜欢春节的味道“ ”。每当春节临近,村里的人就忙着打扫房子、擦窗户、洗床单、擦板凳和桌子。这叫“忙年”。无论离家多远,人们都应该在除夕夜前赶回家与家人团聚,共享天伦之乐。

家乡人过年,强调的是一种平淡,不张扬,引人注目。家家户户飘来的年味,就像是用文火熬出来的老汤。香味慢慢散去,自然持久。

跨年将至,怀旧和亲情在发酵,远方弥漫着思念。在外打工谋生的青壮年就像候鸟,有思想有工资,急着回去。他们在全国各地工作,日以继夜地工作,回到他们的老家,回到他们的假家,回到他们所爱的人身边。于是乎,每到除夕夜,山村的老弱妇孺纷纷驻足村长,流连于车站码头,期待亲人的归来!

民工经济大潮引发的迁徙与回归、守望与关爱、离别与重逢、牵挂与相思,成为当代中国特有的生活方式和山村风景。山村的人们把每一个出国旅游归来的游子都当成自己的亲人,给予最真挚的祝福和安慰:“无论是满载而归还是空空如也,安全回家都比什么都好!”远道而来的亲人回家,请酒冷暖,庆祝家人团聚。图中表现的是那种氛围,那种味道,那种永恒的家情结。

现在是山村的第30个年头了,所有的过年习俗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杀猪、杀鸡、杀鸭、做年糕、做饺子、赶大集、组织年货,一家人老少都在一起,沉浸在浓浓的年味中。在我的感觉里,除夕最香。不仅仅是一顿丰盛的饭,更是一次团聚,一个家庭,一个希望,一个愿望。

除夕之夜,灯火通明一夜,全家老少都要退休养老。如果你有一个家,你会有足够的时间来维持它。是一幅充满温情的画面——一家人围着一团红火,一边看春晚,一边吃瓜子,吃甜食,天天聊天讲故事,总结过去一年的得失,规划来年的生计…/[

但是,说起过年的味道,30年前的春节似乎比现在更有特色。当时村里家家户户一进门就有“ ”的味道“娘家”。供销社是最先散发过年味道的地方。统购统销时代,供销社垄断了农村消费品市场。过了腊月二十四,每次走进供销社,都会发现每个柜台前都排起了长队。尤其是在卖糖果、糖果、白酒的柜台,销售人员应接不暇。人们用大包小包买东西,准备各种年货。因为当时缺货,甚至元旦也有定量供应。比如香烟按根摆放,糖果按根供应。因为生活的艰难,年货的稀缺,更显得珍贵,所以记忆犹新。

记得小时候家里很穷,平日里几乎没肉吃。有一年春节,爸爸的朋友去山里打猎,给了我们半只小羊。父亲在家里的大锅里煮着肉,溢出的味道沿着开着的窗户飘了出来,把我和弟弟所有在外面和孩子玩的“都吸了回去,美美地吃了一顿。整个第一个月,我家都是肉味,甚至惹得整个村舍的孩子都眼红,流口水……

记忆中,有一缕肉香。对于我出生长大的山村来说,新年是一场盛大的演出——古老的族谱,摆满熏香的祭祀桌,摆摊上的年货,放鞭炮的顽童,橘皮糖的香味…/[

我记得有个作家写过这两句话:故乡,像一本珍藏的旧书,时不时翻翻总会有新的东西;家乡就像那瓶老酒,能让人品尝到悠长的清香,往往能让人得到有益的精神滋养和享受;故土就像一面镜子,可以让人认识和修正自己的人生,提升自己的人格。现在仔细想想,就这样吧!

啊,我的家乡,我的老乡们,浓浓的乡愁像是陈年老酒的清香!我愿意沉醉在这深深的怀念中,沉醉,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