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底虔诚 、文章作者: 魏益君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虽然今天的食物很丰富,但是我们每次吃饭,碗底还是一粒不剩,一点也不敢浪费。这种对食物的恐惧是因为那个特殊的时代……

我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末。虽然没有赶上三年困难时期,但是那一年集体的粮食还是供不应求。我们的五个姐妹几乎是紧挨着来到这个世界的。吃饭的时候,妈妈喂小妹妹,我们每个小孩子都端着碗狼吞虎咽。通常,频繁的进食速度会使谷物和干粮掉到地上。妈妈很生气,总是说:“我要工作,我要吃饭,别浪费!”

虽然我们回答了,但是到了吃饭的时候还是抢着吃,丢了饭。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妈妈的一个动作,我的心灵焕然一新。我看到我妈收拾餐桌的时候,把附在每个碗底的粥连同一叶菜一起擦干净,拿起来和掉下来的米粒一起吃。

自从知道妈妈吃剩饭,我就懂事了。到了晚饭,把碗里的每一粒米都吃掉。我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开心的笑了。

我十岁的时候,天气非常干燥,我们家的食物都用完了。那年春天,我妈拿出最后几斤粮票买了点吃的后,家里就没吃的了。一天晚上放学后,我远远地看到我们家烟囱里冒出滚滚浓烟,我兴奋地跑回家。妈妈看着我回来,把炉子上的火灭了,说:“吃饭吧。”打开锅盖,看到锅里煮着大蒜,热气难闻。大蒜生吃辣,熟了就失去了辣味,软了。那天晚上,我们吃大蒜的时候总是放屁,味道很浓。

第二天一早,我妈又要煮大蒜了。我们说什么都不想吃。那天,我妈回娘家借了点面粉。吃饭的时候,我煮粥包饺子。但即便如此,先吃饭的还是最小的兄妹。看着哥哥姐姐们匆匆忙忙的吃饭,真希望他们不要把碗里的粥喝得那么干净。我也像我妈当初一样,把每个碗的底部擦干净吃。但是它们就像小猫,几乎不需要在每个碗里添加任何东西。

十岁的我已经长成一个小孩子了,饭量大增。每顿饭后我都很饿。有时候,我很饿的时候,就在学校后面山坡上的茅草地里挖茅草根。茅草根吃起来很甜,但是不耐饥,让我的嘴又酸又饿。

放学后喜欢和妈妈一起在自己的地里干活,锄地、松土、施肥、浇水。我很努力。我知道食物可以在地下生长,食物可以拯救生命。体力消耗越大,饿的越快。我勒紧裤带,努力工作,想象着田间的收获,心里很甜。

自从那次难忘的饥饿经历,我对食物有了深刻的理解和敬畏。后来我结婚了。此时农村土地已经承包到户,温饱问题基本解决,粮票不再用来买米买面。农村的妈妈每年生产的粮食吃不完,但还是那么节俭,那么珍惜。而我也一如既往的珍惜美食,无论何时何地。

这些年来,根深蒂固的食物宝藏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个特征。每一碗饭的底部,都有我虔诚的祈祷。我不敢错过一粒米,正如我不敢看到另一个饥饿时代的影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