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绿薄荷 、发表人: 朱雯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细雨轻拂的清晨,走过大石口的街道,无意中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坐在银行门前的台阶上,低着头,从平整的洗衣单里挑出几朵白色的兰花,用铁丝串在一起,小心翼翼地排列在洗衣单前的蓝布上。一股淡淡的香味飘来,沁人心脾,仿佛吹散了最后的夏日热气,把我的思绪带回了久违的故乡,带回了在外婆怀里的童年。

我的家乡在秦淮河岸边。这里有许多稻田,小小的渔火和灰瓦白墙的老房子。老房子前,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青苔年年肆意生长。奶奶穿着月亮白衬衫,站在门口摇着芭蕉扇,扇着煤炉,时不时地往远处看。看到爷爷骑着三轮车远远地把我从父母家背回来,她赶紧扔下扇子,从车上把我抱起来。这个时候,我总是喜欢把脸埋在奶奶的怀里,努力呼吸奶奶的味道,尽情撒娇。奶奶总是闻起来很香,有一点夏天的凉爽。我知道,是白兰花的味道,也是奶奶的味道。每到白色兰花盛开的季节,奶奶衬衫的扣子上总挂着一对洁白可爱的白色兰花。“小姑娘,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婆婆家?”奶奶一边抱怨一边把我带进屋,我很自觉的打开电视,然后脱掉鞋子爬到奶奶的床上。“我昨天炒的南瓜子特别香!”奶奶说着,从口袋里抓了一把瓜子放在我手里,然后跑到外面。“老人又到街上,花六块钱买了烤鸭,然后又买了一斤菱角。温温最喜欢它!”“你告诉我,我第一次去接她的时候买的!”爷爷一边笑着说,一边举起了手里的红绿绿塑料袋。说完,爷爷煮锅,奶奶选菜,炒菜。奶奶、爷爷和叔叔住在一起。中午表哥放学回来,一大家子人开始在饭桌上吃饭。烤鸭和红烧肉……几乎都是我喜欢的菜。菜还没上齐,奶奶就把鸭腿放进我碗里了,而我表哥撅着嘴喊:“奶奶,你偏心,偏心!”“我妹妹小,求求你放过她吧!”奶奶说着,拿起一块红烧肉放在我碗里。“放心吃吧。吃一块也不会胖。我们不要告诉你妈妈,安静地吃吧!”这个时候,我总是心安理得,直到肚子圆鼓鼓的。奶奶吃的比我慢,因为她总是等大家吃完再收拾剩下的菜。

午饭后,奶奶会摘下前一天剩下的黄白色兰花花瓣,放在阳光下。然后她会把前几天窗台上晒干的白兰花摘下来。这时花瓣卷曲,呈红色。奶奶拿起几片花瓣,放在玻璃杯里。其余的都小心翼翼地用纸包着。然后她把刚煮好的开水倒进玻璃杯。那些枯萎的白色兰花漂浮在玻璃上,展现出生命最绚丽的色彩。我小时候很爱喝奶奶杯子里的白兰花茶,淡淡的甜味。现在想想,这可能是我奶奶在物资匮乏的时候唯一的安慰。

爷爷奶奶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是文盲,但是他们培养了四个知识分子。他们年轻的时候是卖菜的,年纪大了就什么都不会了。他们开了一个食堂,糊纸人,帮助人们为鸡鸭鱼肉做出牺牲。每次其他人在祭祀中不要鱼子酱,奶奶总会留下来洗,午饭时再做。但是我奶奶从来不让我吃这些菜。每次我动筷子,她总是板着脸说:“孩子不能吃,吃了也不会数数!”每次都是在外婆家过夜。早上奶奶总会下一碗面,打一个鸡蛋,面做好了再叫我起床。那时候奶奶做的面是最美味的早餐,很多年后,舌尖上的味蕾依然保持着温暖和安心。

前几年春节,外婆去世的时候,天特别冷。我甚至没有时间和她说再见,甚至没有时间见她最后一面。她在重症监护室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但是我妈在给我奶奶收拾衣服的时候,发现了几千块钱的现金和一张存款证明,这是我妈和月经给她的每月生活费。那年春节,白兰花还没开,我奶奶却开得像一片凋零的花瓣。那年春节,外婆穿着我买的新衣服,裹着围巾,永远站在老房子门口等我。

现在窗棂斑驳,下雨时满是灰尘和阳光的老房子不见了。只有街上老太太篮子里的那一对白色兰花,像是我奶奶的芬芳,在我心里开了好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