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只展翅飞翔的鹰 、转载人: 寄月

  • A+
所属分类:玄幻小说

我记得很久以前,有这样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在西北的某个地方,山脚下住着一对父子。父亲又高又瘦,肤色黝黑。虽然他的身体很瘦,但他很健康,很健康,但他的儿子不同。他瘦削的身材和苍白的脸看起来多病。父子俩靠在山里打猎和砍柴为生。虽然他们生活贫困,但也很舒适。

有一天,和往常一样,父子俩上山打猎,砍柴。突然,儿子看到悬崖上有两只老鹰在盘旋,经验丰富的父亲告诉儿子,悬崖上有小鹰。儿子感兴趣了,就逼着父亲给他抓雏鹰,他拒绝了。他还教导他的儿子,鹰是神,有神圣的威严。但儿子的坚持,再加上对儿子的爱,勉强同意了。

第二天,他拿着绳子,连平时不戴的帽子也拿出来了。虽然这顶帽子又脏又邪恶,但他还是把它戴在头上。走出院子,经过一个高地,他停下来,看着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座坟墓,一座孤独的坟墓。他走过去看着墓碑,嘴唇微微动着,好像在告诉妻子什么,好像在祈祷什么。再看看墓碑。上面写着:我心爱的妻子xxX之墓,建于xX年6月。墓碑旁边还有一只石头打磨过的雌鹰,它还活着,准备飞翔!是的,这是他心爱的妻子的坟墓。他一直陪伴守护着这座坟墓!

当他来到悬崖顶时,他把绳子的一端固定在一块坚硬的岩石上。绑好绳子后,他对着儿子笑了笑,示意儿子撤退,以此来展示他伟大的“能力”。在下悬崖之前,他没有忘记纠正他的脏帽子。

他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滑了下去。慢慢走近悬崖上悬挂的“洞”,伟大的“胜利”就在眼前。十步,九步,八步……,更近,更近。这时,悬崖上的“洞”突然出现了一只老鹰。没错,这是一只雌鹰,它在守护自己的孩子!他原以为那只是一个微笑和一个奇怪的微笑。雌鹰的出现并没有阻止他的“前进”。雌鹰疯了,一次次用翅膀打他,用爪子抓他,用嘴割他。但是,有什么意义呢?他有一顶脏帽子来保护他的头。他骄傲地走近“洞”看到两只雏鹰。雌鹰脸红了,尖叫着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但他没有理会。一双恶毒的枯手伸过来,抓住了小鹰……

他用尽剩余的力气爬上悬崖,两手空空,肿胀的手突然疼痛起来。儿子看见父亲耷拉着脸,就不吭声了!他收起绳子,摘下脏帽子,露出灰白稀疏的头发,毫无生气。此刻,他的脸老了很多。过了一会儿,他什么也没说,就顺着山路往下走。是的,他下山了。儿子看着父亲的沧桑,犹豫了一会儿,跟着过去……

父子俩没回家。是的,从山上回家的路不是这个方向!

他们来到悬崖边,他抬起头,然后向草丛走去。草地后面,躺着一只血淋淋的雌鹰。没错,这就是刚刚脸红的雌鹰。在一个关键时刻,他用自己的身体用力击打,击中了他正要抓住小鹰的手。他的手肿了,雌鹰从悬崖上掉了下来,她的身体划过灼热的空气,燃烧着……

他蹲下身子,靠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拿出一个长长的烟壶,把烟壶放进烟斗里,挖出来,点着,抽着,烟慢慢地卷了起来。抽完烟,他又在上铺了,噼啪啪,噼啪啪地把烟灰磕掉,把烟壶收了起来。沉默片刻后,他说:“这是一只岩鹰。它不住在危险的岩石或悬崖上。就算死了,也是撞石而死。”他哽咽着,起身沿着山路走了出去。风在吹,风在敲打着他瘦弱的身体,后面跟着他颤抖的儿子。远远望去,一派荒凉凄凉……

又过了很久,又一只老鹰在天上飞,伤心地哭着,一遍又一遍,沉默着……

夜幕降临,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刚烤好的泥土,也遮住了血淋淋的尸体。当一切都寂静无声时,夜空又回到了过去的宁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接下来的两天,父子俩去了另一个地方砍柴。第三天下午,劈完柴回家,虽然又累又累。但他还是叫儿子出去了。这一次,他没有穿绳子,也没有戴他的脏帽子。他们要去哪里?很明显,他们来了。不久前,这里曾有过惊心动魄的一幕。是的,多么悲惨和令人震惊。

夕阳照在这悬崖上,更显得荒凉,杂草低头,山花闭眼。这里的一切都见证了燕英的壮举,为爱而战,为尊严而死!他们不想看到悲剧再次发生。他们低着头,闭着眼睛。这里连风都不吹。一切都是沉默和哀悼。只有附近的巨石异常“热闹”。绿头苍蝇飞来飞去,为它而战!是的,这是那只守寡的鹰。是的,它跟随它的爱人。旁边的巨石上,有一个血斑,触目惊心。一只从天而降的岩鹰在这里撞了头,脑浆迸溅,羽毛飞舞……

他不忍心去想它。他怕会有悲剧……

他后悔自己的行为,杀了众神,杀了妻子心中的众神。他哭着,抽泣着,声音断断续续。风似乎察觉到了这些,悠闲地吹着,吹着吃着喝着的苍蝇,哼着,哼着,哼着……

第一次看到爸爸哭。多病的儿子颤抖着走了,摸着父亲,抬头看着悬崖。他明白儿子的意思,看了看悬崖,叹了口气,指了指巨石的背面。儿子听不懂,颤抖着走到巨石后面。天啊,这不是那两只小鸡吗?是的,他们没有看花眼,小鹰死了,跟着他们的母亲和父亲。家人团聚,团聚……

他看着儿子,靠在巨石上,掏出烟壶,胡乱挖了一壶烟,点着,抽了起来。随着烟雾缭绕,他陷入了沉思

那是二十二年前的一天,夏天。奇怪的是,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有一天,他的妻子临产了,在没有助产士的情况下,在远离医院的荒地上,她的妻子流了很多血

不幸的是,他的妻子离开了他,他想像山鹰一样死去,永远和他在一起。但上帝慈悲,孩子有惊无险。他不忍心看着这年轻的生命。是啊,穷的继承风。那天,他大哭了一场……

第二天,按照妻子的遗愿,他被安葬在离村子二十多里的一个叫“二十里坡”的高地。他的妻子说:“她羡慕老鹰。鹰是她心中的精灵。她想从高处观察他和他的儿子,像鹰一样守护他们。”

在村里好心人的帮助下,孩子三岁了。虽然他又小又瘦,但他仍然很健康。后来他挂了一把“将军的锁,不会拆”。现在这把锁生锈了,看起来很慌张……

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后来听说孩子三岁的时候,他带着孩子到“李坡”在妻子的坟旁定居。之后他每天早上带着孩子上山砍柴打猎,下午去十里外的镇上卖点钱。晚上,喝一碗粥,吃几个干馍,给孩子喂几口米汤。如果他有时间,他会蹲在角落里磨一块坚硬的石头……

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后来,在他妻子的墓碑旁,有一只被石头打磨过的鹰。鹰还活着,准备飞翔……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