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走过你的城市 ,写手: annabella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桂林

那一年,我住在漓江岸边,小船在江心摇摆,碧波如镜。偶尔溅起的水花沾湿了我的脸,于是我欣喜地抬起头,看到夕阳缓缓地沉淀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满山的大榕树被余晖镀上一层金,肆意散发着生命之美。如你所说,大榕树披红缎,誓言随风摇曳。正如你所说,欣赏漓江上的石山需要很大的想象力。

我多么想把这一切都告诉远方的你,可是拨通电话的那一刻我沉默了。我说我喜欢南方,可惜你终究还是选择了北方。

湘西

那一年的春天姗姗来迟。你说古凤凰如诗般淳朴宁静。我踏入了这个人才济济的小地方。走过陈宝珍家的院子,我也在沈从文先生的老房子前站了很久。盖在一本香香的书上,却没有人能一起判断和讲述。沱江边的吊脚楼很吵很吵。我想像你一样坐在上面唱着酒。听那静静流淌的沱江,古老,神秘,绵长。

你说沱江的水很清,我就拿起一把,滴在嘴唇上;你说镇上的画师很奇怪,我就让他们把白色的帆布鞋画的很好看。他们说要给我画肖像,我微微笑了笑,可我的脸再也不能像阳光一样洒脱了。

深呼吸,最后在邮箱里发一封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个陌生的地方,也不知道你收到的时候是什么感受。万事随缘。

青岛

海边留下的贝壳还有一份薄薄的温暖,但你已经匆匆离去。那一年,我踩着白沙滩,呼吸着微微的腥风。海边的一切都像你说的那样潮湿清爽。让脚底把感情写在沙滩上,那些文字瞬间就被海浪吹走了。

你我之间,争吵和冷战因为空间距离遥远而毫无意义。面对海风,张开双臂。我学会了往好的方面想。你以前提到海子的诗,我笑了,也不在乎。后来他的诗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面朝大海,你可以看到春天的花朵。然而,在我们之间,海和天有着同样的界限,越来越分明。

苏州

那一年,我终于在梦里来到了江南。踩着青石板路,看着那些雨滴在屋檐下不经意的相遇。倚着木格子窗,我仿佛看到你还没走远。你曾经说过,你最想隐居江南,喝酒唱歌多舒服。

一千年的时间刚刚凝聚成一个悲伤感人的故事,一千年的雨珠又有了多少意外的相遇?

光跟你接触,光问自己好。难以启齿的话,毫无意义。长江以南偶有大风,会响起一串风铃。在那条又深又长的雨巷里,我跟着你的脚步,看着白墙蓝瓦里时光流逝的痕迹。雨像梦一样落下。我宁愿沉浸在梦里,也不愿醒来。此刻,我看不到你在江南潇洒活泼的气质。我只闻到满是树枝的丁香,也有同样的惆怅。

惠州

那一年,无意中听到你要南下的消息。墨惠州,我躲,我活。踏入古老的明清村落,所有俗世的负担都抛在路的另一端。荷塘晒太阳,野鸭嬉戏,一片寂静。高大的城墙把天空分割成小块。触摸那块古老的石头就像听到一声叹息。你寄给我的信笺上写满了歉意,我已经放弃了生活的琐碎和无奈。

窄窄的天光暗淡无光,我像古徽州女子一样独自看着,明白了孤独等待中蕴含的酸楚期待。而我,面对着沉默的月亮,想着再次遇见你,就像水中的月亮。信件的眼泪像花朵一样绽放。顺其自然,不再争斗。

我以为我是来参观你住的惠州的,但是当我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它对我来说已经成了一个遥远的梦想。

北京

那一年,我终于去了北方,一月的天气又冷又冷。第一次,亲密到只是不冷不热的问候。我想看红墙,蓝瓦,青铜石狮,坐在胡同儿的院子里,躺在摇椅上,听着京味儿的歌。我一直记得你说过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可能我来的不是时候,总是错过。错过了这座美丽的落叶之城,错过了很多很多。目前,银装素裹的颐和园古韵氤氲。这时,白色的雪覆盖了展馆的玻璃和黑色的瓷砖……

坐在古树光秃秃的院子里,第一次细细地看着雪洗后阳光明媚、干燥寒冷的日子,第一次以享受的姿态接受了北方冬天的寒冷和寒冷。第一次,我真的知道怎么走来走去。钟庆的回声从古建筑宫殿里飘出来,拨弄着你送的念珠。在读书和不读书之间,是……看起来安全的一瞬间,开始怀念一些失去的东西。时间过得很慢,不知道红灯笼下的门什么时候会被你轻叩打开。

成都

那一年,我定居在古蜀的都城。望着天空和云彩,看着自由自在的阳光洒在每个人的脸上。呼吸着来自川西的暖空气,在冷漠中放空一切。我偶然收到了你回来的消息,你说你也要留在这里。不知道以后的故事会是什么样子。试想,回归,一切都绕着圈子走,最后回归起点。

听说每次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听说,念念不忘有答案。希望这次是真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