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舒适 写手: 张炜

  • A+
所属分类:写景散文

这几年我研究陶渊明,发现魏晋时期很多名人几乎接近自然。他们把爱送到山水,寻找精神寄托,有的还写了很多字。这是一个特殊时期的突出现象,是残酷的社会现实中的一个观望转折。

其实发现自然的并不是魏晋文人。先秦文学对自然的深切关注和理解,与个体灵魂产生共鸣,在《诗经》中有着丰富的表现;这种元素在中国古诗词流中从来都不缺乏。但从先秦到现在,是一个逐渐弱化的过程。在网络数字时代的今天,自然已经虚拟地消失了。特别神奇的是,自然作为人生最大的背景,却被很多人忽略了;他们很大程度上生活在人造空间:这是一个数字和光纤交织的迷宫,没有重量和质感。

魏晋时期没有发现自然,而是继承了先秦以来加强人与自然沟通和脉共鸣的传统。当然,魏晋艺术各有特色,比如东晋的陶渊明、谢灵运,但他们对自然的看法并不相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两个人都沉醉于自然,享受自然,从中汲取快乐、力量和希望。

回顾《诗经》和先秦诸子,关于自然的篇章是多么感人,其中甚至包括诸子的政治见解;比如已经加入WTO的孔子,以人的视角来推测自然,阐述社会哲学:“智者享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快乐,仁者长寿。”他生动而充分地表达了人在自然中获得的启迪和快乐。老庄直接从自然的角度切入问题,得到答案:模仿自然,依靠自然,所谓“善如水”;自然化的生活被认为是生活、思想和艺术的最高境界。

魏晋时期更接近中国文化和中国哲学的自然传统。这也是魏晋士人在极其恐怖和悲惨的社会环境下不得不更加依赖佛教和老庄的结果。佛道合流是东晋知识分子的主要价值取向。

陶渊明看似走了一条简单的路,其实是一条艰难的修行之路。这不仅需要他在短时间内拥有决定性的力量,更需要他有突破意识形态牢笼的勇气,然后还要有长久的坚持。总的来说,陶渊明是一个明确的人生审判者。——没有跌大。一旦他做了决定,他就永远不会改变。

陶渊明很谦虚,认为自己“只是笨手笨脚”。“邢刚”是他对自己的观察和评价,也是一种自省。但从外在来看,他的性格是缓慢而轻松的,甚至有过过分的超脱和达观,没有什么“罡”和“凶狠。因为在世俗意义上,他没有莽撞行事,也没有用令人惊讶的语言冒犯。他知道自己是谁,能走多远,能做什么。

如果你把他放在一个与强大团体对抗的位置,我不知道他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什么都不能假设。那样的话,我们更多的想象他会是一个自救者;因为事实上,他在避免危险方面做得很好,至少在现有的记录中是这样。很多事情他做不到,也做不到;有的他不屑做,有的他极其鄙视。就像他在所有的诗里都小心翼翼的触及时事一样,他在描述时局的时候并没有得罪某个具体的有权有势的人物或者群体,只使用了“八桌昏”或者“鸟废好弓”这样的词语。这说明他在生活中极其谨慎,是一个懂得保护自己的人。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大自然的抚慰力量非常重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