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故事 ;希志爱野

  • A+
所属分类:世间百态

乡下美丽的日落

文本/董国宾

太阳下沉时,落到地平线上,变成一个红色的盘子。红色的盘子弥漫着温暖的光,就像仙女垂下的彩色袖子。这一刻,地球突然变得绚丽奇幻。我更喜欢这个村子里的夕阳,悠悠的,静谧的,让人思考的,像一幅色彩斑斓的美丽的画。

夕阳下,绿荫,泽堂,乡间的田野,都披上了五颜六色的衣裳,如梦如幻,风景越好。这个美丽的国家在日落时自然是美丽的。如果你是一个乡村女孩,你在里面很漂亮。

走在野外,土埂上长满了野芹菜,草胀绿绿的,大部分都是叫不出名字的小花。胸怀宽广的野,紫色的棘刺袖手旁观的小溪。野蒿、红果、笋竹在夕阳下充满野辉,发簇簇簇,看着陶醉。夕阳溅落在地平线上,无尽的绿色抹上一层红色,黄昏时展开一片温柔的景象。如果油菜花盛开,那是一幅独特的图画。

在田畴,快乐的庄稼最有魅力。在空旷的土地上,谷影如春潮,谷穗遍地盛开时,娇艳的造型在波浪中向前涌动。夕阳的红唇亲吻着,小脸涨成了柿子。当顾湘无处不在的时候,半边天是红色的,变成了芬芳的大海。

阳光遮住了天空,在地里干活的村民们不得不收工。他们整齐地收拾好农具,在蜿蜒的小路上,一头牛慢慢地跟在后面,这些听话的牛做完一天的农活回到圈里。一群快乐的孩子在小道上互相追逐,然后奔向路边的农田抓蚱蜢。笑的村姑们种地完了就来小溪里洗手洗脚。溪花在岩石间跳来跳去,真的很惬意,很快乐。夕阳反射后,蜜蜂成群结队地回到巢中,蜻蜓还在空中随着夕阳翩翩起舞。村头的荷塘里,一池荷花唱着光芒四射的歌。小屋的瓦檐上,缕缕青烟映着夕阳,逗着清风。太阳从西边落下,晚霞红透半边天,乡间夕阳美丽而舒适。

离村子很远的地方,夕阳染红了屋顶和瓦片,一排排的树被红色覆盖。在充满阳光的小院子里,餐桌上摆着农家饭,家家户户都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年轻一代用筷子给老人夹菜。他们吃的不多,但是孩子没少尽孝心。这些鲜嫩的农家菜,包括黄瓜、西红柿和南瓜,都是从他们自己的菜地里采摘的。刚洗完碗,一户人黄昏时有厚厚的一层,但农村的夕阳还没有结束。在大槐树下,很多村民已经聚集了很久。有故事的老人饶有兴趣的讲三国。一群调皮的孩子像炸锅一样钻过人群。洒脱的村妇们在聊着瓜子。他们说李家的女儿又帅又聪明,以后会找个好婆家的。当夕阳关了最后一个街口,热闹快乐的农村就安静了。

我来自农村,最了解这个国家。乡村日落是一幅美丽的画,简单、勤劳、快乐,也是最真实、最美丽的。

country“sun”熏香

文本/郭华悦

农村的国庆节在“ sun ”拉开帷幕。这个“ sun ”并不是网络上压倒性的“ sun ”。在网络上,“晒”难免会给人浮华夸张的感觉。在农村,“国庆节的阳光”是稳定的。

走在乡间,远远望去,随处可见丰饶的水果,农民采摘,挂在屋檐下,在院子里晒干,放在席子里……,形成一片欢腾的海洋“阳光”。这片海洋,虽然寂静无声,却充满了醉人的色彩和大地的气息。

那是农民汗水的结晶,脸上的喜悦让他们为秋为己醉。

花生是“孙”的主角之一。摘花生,看似轻松,其实是一件费力的事——戴上厚厚的手套,一颗一颗地从根部摘花生。一天下来,即使戴上手套,也能感觉到手心的疼痛。摘下的花生,洗净后,有的要去壳,生花生取出晒干;是的,是蒸熟后晒干的。花生的香气最浓,经常在秋日的阳光下带头。

地瓜干是打谷场的“配角”。普通红薯,收获后直接放在家里,自然不需要拿出来晒干;但是有些人喜欢吃干红薯。这个农场有一个专门用来切红薯的长凳。长凳的一侧装有刀片。人们坐在凳子上,拿着红薯,用刀片切。一片片又圆又厚甚至是红薯片一片一片的掉进篮子里。将这些红薯片晒干后,就变成了略带涩味但令人难忘的红薯干。平时饭吃腻了可以放一盆地瓜干,加水煮熟。好吃到令人垂涎。

当然,玉米是打谷场上最常见的一种。玉米收割后,去皮搓成玉米粒,再拿到打谷场烘干。剥玉米的过程并不比摘花生容易。经常是大人和小孩一起上阵,努力了很多天。只有这样,谷物才成为打谷场上的金海。

走在打谷场上,呼吸着蔬果的清香,泥土的芬芳,惬意与舒适,都在向人们展示,国庆这一喜庆的日子,不仅硕果累累,而且喜气洋洋,其乐融融。

乡下的野韭菜

正文/谢汉斌

在那些温饱不足的日子里,野生韭菜往往不是吃野生韭菜的“野味”所必需的,更多的是为了填饱肚子。

虽然,当时大家都喊“菜瓜不够”,但是一个家庭有几个人,就是那几个地方的石头拐子园。即使种植更多的模式,种植的瓜和蔬菜仍然不能满足“一代人的胃口

——农户习惯节俭,讲求“预算”“长流”。越缺粮,越省粮,越算自己的长期开销。

所以在自己的园田“瓜菜带”往往无法替代的情况下,那些野坡好味的野韭菜自然成为人们的另一个重要目标“瓜菜带”。

野生韭菜是山野农村最常见的野生蔬菜之一。它经常在有土壤的地方生长。况且野生韭菜的生命力极强,只要不在采摘时连根拔起,几天后,新一批嫩韭菜又会茂盛起来。——农村的野韭菜永远挤不出来。

所以,成年人在田里干活休息的时候,善于算计的农村妇女,看到自己的脚在周围的田里或田里,就要用手和脚去掐大量的野韭菜。有时候家里的孩子没事就跟着大人去地里玩,妈妈们总是忘了告诉他们:“!看看周围有没有野韭菜,捏捏带回去打‘糊糊’。”马上爱起哄的女人瞎起哄说:“猥琐!打野韭菜‘糊糊’不好。把它们掐回去让你妈给你做野韭菜煎蛋真好吃!”孩子们被母亲睁大眼睛咽口水的样子吸引住了。

其实孩子也知道这是大人故意逗他玩的。家里的鸡蛋应该是积盐的,可是节日一过,我妈怎么会舍得用野韭菜炒鸡蛋呢?!结果野生韭菜被捏回家,更多的时候被拌到主食里煮填食物消化。

能和野韭菜混在一起的主食大多是汤的稀食,有时是一大锅清水面,有时是一锅金黄的玉米粉“糊糊”,有时是一锅粘粘的小麦粉“疙瘩”汤…虽然汤中油水不多,但可以有清香的野韭菜混在一起,难得的食物味道一下子变得格外鲜美,常常让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有时候,农场忙的时候,家里的女人抽不出太多时间做饭。他们喝锅里的油和盐,每隔一顿饭加很多野韭菜,炒成一锅香韭菜“油盐饭”。有了几碗自制的小菜,全家人还能吃一口香。会有更多的女性负责导演。当他们在田里看到又粗又绿的野韭菜时,就一起把根拔回来,把野韭菜的头洗净剁碎,用盐腌制,就成了一道很提神的菜。

当然,吃野韭菜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它来做菜。如果有一天,有客人来家里,为了招待客人,女方会摸出几个平时不肯吃的鸡蛋,和野韭菜拌在一起,做成一碗野韭菜煎蛋。往往在菜还没开始煮的时候,野韭菜的香味就夹杂着土鸡蛋的香味,让孩子隔着几个房间不停地抽动鼻子。有时候,鸡蛋在家里找不到。面粉稀释,加入野韭菜,用油锅煎一碗薄薄的韭菜“粑粑”让客人吃,咂咂嘴。包饺子的时候,如果在馅料中加入大量的野生韭菜,不仅味道鲜嫩,就连开锅时的汤都会有一种特殊的香味!

过得好了以后,野韭菜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逐渐淡出了人们的餐桌。当有一天,人们突然发现周围的蔬菜都是农药残留,漂亮的水果再也吃不到原来的纯天然味道了。大鱼大肉不再是人们想羡慕的美味。于是,乡下的野韭菜又忍不住被请回了久违的餐桌,甚至摆上了城里人的高档宴席。

查了资料,知道农村的野生韭菜不仅好吃,而且营养丰富。幼叶富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膳食纤维、胡萝卜素、维生素、钙、磷、铁、碳化物、大蒜素、糖苷等。具有温中行气、活血解毒、补肾壮阳、健胃提神、调整脏腑、理气降逆、温补的作用。难怪习惯吃大鱼大肉的城里人对它有偏爱。

在农村,吃露水长大的野生韭菜,才是真正纯天然无污染的绿色蔬菜!感谢乡村的野韭菜,习惯了现代生活的人们,又一次可以品尝到上帝赐予人类的是什么样的天然野香!

乡村瓷砖渐行渐远

正文/万太君

我的家乡,生活在西北腹地深处,是陇南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很久以前,村子里的每一户人都住在一栋带有土木结构的石头房子里,房子是由一块块蓝灰色的页岩瓦片制成的。虽然大小不一,但是盖住了椽子,但是不漏雨,防风,但是太重了。时间长了,椽子就要换了。后来村里有些人学会了烧瓦,于是就逐渐建成瓦房,统一聚集在一起。20世纪80年代,村里最先致富的家庭开始用砖木结构建造房屋。后来,尤其是近几年,大部分人都住在砖混房屋或者小楼房里。不再使用木材,屋顶也不再铺瓷砖。因此,作为最古老的特种作坊之一,烧瓦技术逐渐失传,甚至被遗忘。但是,只要你在乡间漫步,你会时不时地发现早已废弃的瓦窑遗迹,你依然会在风雨交加的角落里观看最后一次。

我小的时候问过爷爷和父母,人家的房子什么时候开始铺瓷砖了。他们也不知道。但他们都知道一个关于瓦的民间故事。说在古代,我们这里的房子虽然也铺了瓷砖,但是只有背砖,没有扣砖。瓷砖连接不紧会漏雨。国王深爱的公主是我们这里的本地人。每当下大雨的时候,公主就偷偷向家乡的方向哭。国王问公主为什么伤心,公主说她家住的房子只有后瓦没有扣瓦,小雨只够。如果下大雨,房子会到处漏水。看到大雨,住在深宫的王公主自然情绪激动,想到家里人住在漏水的房子里,不禁黯然神伤。国王笑着说:“怎么这么难?把扣盖上就行了。”所以,我们有一个既有凸瓦又有扣瓦的房子。

70年代,生产队安排人在村边挖出两个砖窑。东一个西一个大一个小,大的能装12000个土坯瓦,小的只能装8000个。经常在砖窑边玩耍,看泥瓦匠做土坯瓦烧。陶瓦窑看地形,一般找个高岭平地上下。当时看起来砖窑像个灶洞,但大了点。钻进窑里,里面简单空旷,说话时有回音。窑的底部有一个凸起的窑桥(用粘土做成条状,拱起成格子状,晾干后),用于在顶部装载土坯瓦,在底部设置火瓦。老人们说阴阳五行中,瓦窑属阴,入窑时感觉像子宫一样开阔坚韧;窑火属于杨,是重建不可或缺的力量。烧瓦的过程是一个阴阳相遇的过程。五行相互作用中和阴阳后,就可以得到不浸水火的瓦。它们是中性的东西,和平的东西,放在屋顶上受祝福,冬暖夏凉。瓦窑让我想起秦砖汉瓦,唐陶宋瓷……。不都是这种土窑生的吗?几代脸黑的祖先挖出窑土,用泥巴做成坯体,然后烧火,从窑口观察火相和烟色……

挖砖窑的时候,必须先准备烧瓦用的木头(当时没有煤,山村主要靠木头烧)。我们的名字是“刮木换瓦”。经常去山上砍一些灌木、荆棘、树枝等。在前一年冬季的淡季。材料最好坚硬柔韧,捆扎堆放晾干。当我们人手不足时,我们不得不雇人。多手快,力量大。剃柴火的时候,他们选了一个山坡,将山坡从上到下一点一点的砍,留下高大的树木,其他的柴火、荆棘、树枝、卷须都卷在一起,捆在一起。砍完之后,山坡就像剃了光头一样,光秃秃的,只剩下土地。看到才知道为什么叫“刮”。像飓风一样,什么都没留下。幸运的是,我们地区的植被恢复得很快。第二年春天,植被生长茂盛,甚至比以前生长得更快。刮柴不怕苦,不怕刺。一只手拿着砍刀,负责砍树枝;一手拿着木叉,用来采集刺木。尽管戴着手套,但一天下来,我的手被刺伤了,嘴里还在流血。饿的时候可以在山泉边啃几口干粮,做一堆烟花,累了抽两口烟。早出晚归。过了一个冬天,烧瓦的柴火差不多够了,小窑一两百捆,大窑三四百捆,堆得像小山一样。而且手一点也不像手,而是粗糙的树枝,短而粗,关节粗大,手指和手掌布满硬茧。握紧你的手,你会有被刺伤的感觉。这些是农民勤劳的双手。

明年春天土壤苏醒后的3、4月份,进行取土。先把黄色的粘土挖出来,不要有石头,然后用行李车或者帆布背包堆在大院子中间,把土块砸成细块,围着粘土围成一圈筑坝,往圈里灌水。水量取决于土壤的湿度。边渗边加水,让水完全渗入土层。

剩下的就是技术活了,泥瓦匠要亲自看仗。他牵着一头牛,在黄泥里踩来踩去,走来走去。人们还卷起裤腿,赤脚跟牛一起践踏。首先是生土,有的地方已经湿了,有的地方没湿,踩上去也是。如果泥还是干的,那就得在中间加水。不一会儿,泥巴变得很粘,黄泥巴跟着牛的蹄子跑,粘在人的脚上吱吱作响。有的时候,当你带着水踏入脚窝,一股泥水会顺着你的腿重新进入裤腿,或者喷到人的脸上,让人浑身泥水,甚至会用粘糊糊的泥水把眉毛胡子粘在脸上。踩土是男人的事,女人从来不碰,因为在村民眼里,土是母性的,男人要管。除了房梁上的东西,女人混也不好。我不知道怎么了。反正是错的。

几包烟下来,黄泥被踩“熟”,就不粘脚了。挖一块撕开,没有任何生土。泥浆均匀,柔韧性好,可塑性强。这是最好的泥浆。午饭后,他们在场地边搭起凉棚,好的瓦泥堆在棚里。棚外的地里覆盖着一层细沙或细干土和放置瓦坯的麦衣。小时候,我喜欢看泥瓦匠做砖坯。模桶是竹条做的,可以卷放。外面覆盖着一层瓦布和白布。模具筒安装在瓦轮上。瓦工用钢弓切一块手指粗细的熟泥,贴在模桶壁上。然后,他用一把弧形铁镘刀快速敲击接缝,将其浸入水中,并将其完成。一边擦,一边用脚转动瓦轮。随着模具桶的转动,瓦泥被抹得又厚又均匀,光滑又烫,像洋娃娃裸露的肚子。停瓦轮,用瓦刀刮去模桶上缘的粗糙泥巴,然后将带泥巴的模桶抬到棚外的太阳下,向内滚动,模桶就会被拉出,如蝉蜕皮,成品瓦坯就站在沙上,让太阳照耀。貌似刚落地的娃娃被亲切地称为“瓦罐”。一天下来,一个人要干一百个,甚至两三百个,一排排,整齐地站在田里。看着一排排可爱的陶罐,泥瓦匠早就忘记了疲劳,反而有了成就感。

这个时候天气是最关键的因素,晴天当然是很有利的。可以早上做,晚上做。但天气往往并不美好,尤其是夏天,天气一变,中午阳光明媚,下午就下沉。泥瓦匠会观察天气,在天气不好的时候早点停下来。重要的是尽快把干瓦罐搬进房子。有足够的鳄鱼移动一段时间。有时候,雷暴雨容不下你的观察,人在恐慌中迷茫。来不及移动的时候,大雨就落下来了,刚做好还没硬化的瓦罐在一个地方遇到雨就塌在地上,掉成了泥,地里一片狼藉。这是砖家最痛苦的时刻。砖坯干透后,瓦工用手沿着砖坯最薄的部位拍打(制作模筒时在外壁上设置三个棱),将砖坯劈成三块砖瓦,然后堆砌成垛,足够入窑烧,即可装入窑内。

然而,大多数瓷砖在冬天的淡季都会被烧掉。装窑需要很多人,那天也会有很多人来帮忙。装窑需要师傅。有的泥瓦匠会烧瓦,有的只会做泥瓦匠却不会烧。还要注意窑装。砖坯在窑室包装,以保持火道和烟道,使烟花上下顺畅,不堵不堵。否则瓦坯不会烧穿,甚至整个窑瓦都有可能报废。当然,最重要和特别的是烧窑。点火一般在下午进行。点火前,窑主要摆香案祭祖,杀鸡,给窑内放血。杀鸡点火,一捆捆柴火陆续送进窑室,柴火熊熊燃烧。先用柴火在前面烧,再用硬木在后面烧,抓火工。烧窑是最忌讳的,半灰半白,跟做饭一样。烧窑时红色的东西是禁忌。据说红窑里的瓷砖烧坏了就变红了。业内也有人会投“短法(巫术的一种,专门恶意害人)”。据说他们可以施放一种方法阻止你点火,或者烧完木头窑里的瓷砖还活着,烧过的瓷砖有的在窑里是半青半灰,有的在下面活着…/[/。传说有人在点窑时给了很短的时间,师傅点不着火,就知道有人有错,真的忍无可忍。他是一个泥人,他大声念着,把一把刀子刺进泥人的胸膛,扔进窑室,火就着了。过了一会,巫师连滚带爬地来到窑前求饶。很吸引人,但我也是刚听说的,不是亲眼所见,所以不同意当饭后谈资。

大师们烧窑经验很大,能看到火相,温度,烟色。窑子前门最暖和。听着窑室里的声音,呼呼风声,放几个土豆在旁边,很快就烤出了一股不错的焦土味。一般小窑只需要一天以上就可以烧,大窑需要烧两到三天。通过观察烟、火的颜色和窑室内的温度,主人可以决定是否停火和盖窑。这时,停止加柴,用泥封好防火门。防火门封闭后,烟气会燃尽,多余的柴火残渣会被水浇灭,然后覆盖在窑口上。柴火渣会用泥巴抹成锅底的形状,加水,水量不要溢出。这是为了给窑降温,但是降温要慢,不能直接用水浇窑,否则会爆炸,很危险。最近几天,人们经常要照顾它,这样水就不能渗入窑内。如果水分蒸发减少,就必须添加。维修三天就可以开窑了。这时,窑内温度急剧下降。水可以沿着内壁慢慢倒入窑内。水浇下来,水蒸气的雾气吱的一声升起,木烟和湿炭的气味弥漫开来。慢慢倒窑。不能急着倒,也不能破。瓷砖外观和颜色的关键在于浇窑的最后一个环节。浇完窑后,将窑内的柴火残渣清除,自然开瓦窑。当师傅们看到窑内蓝灰色的瓷砖时,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窑边的人都夸他们。此时,成千上万的瓷砖被烧掉了。窑子也经历了一次重生。至于出窑,其实不容易,但是最脏最累的活。窑里的木灰让搬家工人看起来很大。

每次回老家,都要经过村口破旧的土窑。我还依稀记得高中回家路上在破瓦窑里避雨的经历。砖窑在路边。当时我骑着自行车,雨下得很大,只能让一个人进窑。站在窑内环顾四周,窑壁已被雨水冲走,窑底长满了深深的蒿草。上面的天篷被风掀起,只有一个角落可以避雨。看到眼前的景象,我想起了薛、、、住在破瓦窑里,落魄时生儿育女的故事。后来,他们都取得了一些成就,成为名人。应该说砖窑也是有区别的。世界就是这样。

后来窑子渐渐荒废,地方荒芜,感觉阴沉沉的,贫瘠荒芜。人们觉得是不祥之兆,而且越来越严重,让人避之不及。其实废窑是瓦窑的一种死法,否定了自己之后还是表现出自生土长的本色。

瓷砖作为农村古老的建筑形式之一,如今在建设新农村的道路上渐行渐远,被钢筋混凝土逼退,最终迷失,终将退出历史舞台。作为一种传统技能和农耕文化,它仍然散发着其悠久的历史意义。

悠扬的乡村风味

正文/木子秋实

第一个月,难得给我的灵魂一个舒适的天空一角。我丈夫开车带我去了乡下,以恢复我对乡下的记忆。春天开始了,季节变了。柔和的春日透过窗户抚慰着我的脸庞。当我打开全景天窗时,我看到我上方的蓝天清澈无边,几朵白云开着我们的车,我的心随之飞翔。汽车开得很快,并且带着春风飘来的粪便味。气味,从前,我会不小心捂住鼻子,屏住呼吸,怕气味进入身体。但是现在,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那种味道是久违了的,那么亲切,那么清新。我不知道。比闻汽车尾气强几千倍!这种味道温暖了我的心,仿佛有成千上万只兔子在制造噪音。我知道气味意味着旅行不远了。

汽车戛然而止,到达了要参观的村庄。但是有熟悉的小桥流水的人,有熟悉的村庄,有炊烟袅袅的炊烟,有阳光下穿着棉袄袖子蹲在墙上的村民,有咩咩的羊,有在街上玩耍的柴犬,有我熟悉的河流,有来找的女同学—/[

目前,村子的废墟还在。只见一条土路雏形的在建道路,野蛮地躺在村中央,住在同一个堤岸上的二百年老杨树被活生生地开了,远远地对视着。在两株孤零零的杨树上,有两个大喜鹊窝,栖息着一群群喜鹊,有的紧贴着树枝,发出叽叽喳喳的欢叫,有的在半空中盘旋,一遍又一遍地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心中萦绕着春天的欢乐。但是他们从哪里知道呢?这里很快就会吵起来,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他们还会这么悠闲的飞来飞去玩吗?带着一丝伤感,眼神迷离,嘴里嚼着一口咸味。喜鹊,你知道村民去哪里了吗?

一个

年轻的时候,我在农村三年的回忆,更多的是苦难和不堪回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知道平淡的日子不会给人生留下印记,但恰恰是那些苦难给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回忆。

就像我妈说的,你才十几岁。在农村长大的妈妈知道农村意味着什么,而我,一个在城市长大的9岁女孩,带着梦想飞到了农村。

村子里有一条清澈的河,我和我的朋友们很快就熟悉了。他们都很喜欢我,喜欢我羊角面包上流淌的蝴蝶结,喜欢我给他们讲故事,像发生在城市里的童话故事。我们一边走,一边扑到大家都喜欢的河边。河里有虾在游泳,有鱼的耳朵在吐泡泡。当我们看到我们时,那些顽皮的鱼会故意摆动尾巴,它们似乎在游来游去,炫耀自己的游泳风格。朋友怎么受得了调皮鱼的戏弄?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冲进河里,清澈的波浪在河上溅了一会儿,耀眼地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也毫不含糊的跳了进去,但是一入水就后悔了。我是个旱鸭子,不会游泳!咕嘟咕嘟!突然之间,我被灌满了水,急得手脚乱挖。朋友看到我,明白了三点。张扑向我,抓着我的爪辫露出水面,然后抱住我,把我扶了起来。我站起来,把水扔了出去。稳定后发现河水齐腰深。这次经历让我有了怕水的记忆。这时,朋友们围在我身边,安慰我。我意识到我和他们真的不一样,他们本质上是自由的,我是温室里脆弱的昕薇。

这条河的事故让我和张走得更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张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天生的好嗓子和独特的磁性嗓音。她母亲早逝,妹妹结婚和父亲生活在一起。因为我失去了妈妈,爸爸很爱她。然而,毕竟父亲的心思没有母亲细腻。她经常跟我说我的不开心和女生莫名的难过。她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她让父亲买些羊给她放。当时放学后我把羊和她放在一起。

当时我还不太明白她为什么养羊,后来我明白了。就是那些羊,吃草的,跑着玩着的都不是她的同伴。咩咩的羊在对她窃窃私语,羊不会让她寂寞。

坐在田里,羊在自由吃草,我们躺在松软的泥土上,呼吸着田里泥土发出的香味,聊着遥远的话题,开心的时候咯咯笑,在空旷的田野里回响。我想那时她不会孤单,因为脸上有幸福的笑容。

我是一个任性的女孩,我突发奇想向爸爸要了一只羊,我也和张一起去放羊。父亲真的回应了我,买了一只很壮的羊。我高兴极了,走近羊,拍拍羊的头,拿着绕在羊脖子上的绳子走了。可是,不料,羊发了倔脾气,一言不发也不跟我来,使劲蹬着腿往后退。当张难过的时候,走进了院子。她看到我在和羊较劲,很开心。我气愤的说:“你还笑!我好生气,它怎么不跟我走?”她说:“秋石,你先喂他,先培养你的感情吧?”她说完后,我笑了。不是吗?事情就是这样。于是我放开羊,把它拴在一棵树上,然后从前院女主人家拿来羊草喂它。更不用说,羊真的很温顺,不再是和我比赛的“斗士”。但是,“斗士”很难改变,老是捉弄我——瘸子“牧羊女”,跑来跑去,我只好满地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曾经为我挡住恶狗攻击的,是那个放羊的孤独女孩。那是我们放学回家,去同学家请假解释老师留的作业。谁知道,院子刚开,一只狗就疯狂地向我扑来,我吓得扭头就跑,但狗越追越猛。我听到一只狗咬我身后的人的声音。回头一看,是张跑到狗前面挡住了我的路。恶狗怎么礼貌的跳到她身上使劲咬她?她的小腿突然流下深红色的血。同学大人刚跑出去狠狠的打了狗一顿。狗尖叫着跑开了。大人太多厨子把她抱到康,用酒精消毒,外用消炎药。当时我哭着问她:还疼吗?她笑着说:“已经不疼了。看你不值钱,哭了!没事的!你不是乡下人,你受不了……”

现在我还在想:这个牧羊姑娘是怎么有勇气为我阻止恶狗的攻击的?

梁先生是农村学校的班主任之一。这个老师在我年轻的记忆里给了我一个坎坷而又强烈的人生讯息。梁老师的老公也是老师。因为他的背景,他被列为右派。这家人没有幸免于被吹到农村。丈夫为自己给家人带来的灾难感到愧疚,挂在一片小树林里,走向那个世界。梁老师没有哭,没有抱怨,拖着三个孩子坚强的活着。老师待学生如己,农村人很高兴自己的孩子遇到了贵人老师——梁。老师感动了纯情村民。他们不会歧视母女,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她们。所以在老师的院子里,经常有老乡放的老玉米、红薯之类的农产品,因为给了她也不会被接受,所以这是帮助老师的唯一办法。

她最小的女儿苏乃建是我的同桌,也许是一个在城市长大的女孩。我们一见如故,有许多共同语言。因为她家住在校工宿舍,我经常放学去她家玩。

梁老师听乃健说我家,摸摸我的头,眼里含着泪说:“孩子!我不知道你也牵扯进来了。孩子们,你们受苦了!”当时我已经深刻体会到老师说的话了。

一个无人陪伴的家庭,一个既无劳动力又无土地的外国人。漂泊的痛苦只有亲身经历才能体会。那三年,因为家里没地,大部分给了玉米等粗粮,面粉很少。为了让我工作的父亲吃得好,我和母亲不得不吃粗粮,比如沃沃。一个在城市长大的女孩,常年吃玉米面,粗糙苦涩。有一次,我吃不下粗玉米粉窝头,我妈大吵大闹吃馒头,因为馒头在城里也能吃。妈妈只能含着泪说:“姑娘!我们家面粉大米少,你得喂你爸喂我们!”听着妈妈的话,我只能含着泪咽下去。

所以直到后来,我很久都不吃窝头了。我想我拒绝咀嚼无助和苦涩的滋味。

可能是生活中常见的情况吧。我对老师和苏乃建有一种说不出的依恋。

梁老师有一颗菩萨心肠,像母亲一样关爱学生。记得那是一个下雪的冬天,有一天我正在上课,突然感冒了,好像发高烧。苏乃剑看到我发黄的脸,冷战的瑟瑟发抖,赶紧跟老师请假,领我去她家。刚刚学完课程的老师正准备在家做午饭。听说我生病了,我赶紧拿了体温计,让我躺在温暖的炕上,轻轻地给我盖了一床被子。苏乃剑给我倒了白开水,然后看我的课本。过了一会,老师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进来了。她把面条放在桌子上,过来扶我起来:“秋实!起来!趁热吃面,吃药就好!”朦胧的时候有一种错觉,老师是我妈,我妈的鸡蛋面最好吃,但是那个时候的孩子只有生病了才能吃。于是我说了句:“妈!我爱吃鸡蛋面!”老师听了我的话,甚至抱住我哭。或许我的话也触动了奈剑,她在偷偷抹眼泪。

岁月给了我们很多关于生活在苦难中的力量的信息。如果不是那次经历,也许在未来,我也不会坦然坦然面对人生。

在农村的那些日子里,我这个安静的城市女孩,赢得了很多男生的好感,说明我心高气傲,退了千里。但是有一个小男孩一直在默默的关心我,给我温暖的回忆。

记得有一天,那个男生知道我喜欢红薯,早早就在路上等着。我走到他面前,怯生生的拿出烤红薯,让同学们垂涎欲滴。他说:“秋,秋实,给你做的红薯真好吃。你,吃了它!”说完,放在我手里,扭头就跑。同学们看着他跑了,调皮的男生喊:“蛤蟆想吃天鹅肉,哈哈!”我和任慧、小梅对着他们做鬼脸,对着他们大喊大叫,他们无聊地离开了。我把热红薯分成三份,给了任慧和小美。我们姐妹之间好像有默契,不会影响我们天真的心情。

有一天,因为我给班级办了一份板报,放学后已经很晚了。任慧和小梅没有等我早点回家,因为他们给家人做饭。我一个人在乡下散步,偶尔听到远处传来狗叫声,真的很害怕。我一路小跑来缓解恐惧。听到身后有人叫我:“秋实!你,你慢慢跑,路飞,别摔倒!”我听这熟悉的声音,又是他,那个男生。我停下来,他向我走来,气喘吁吁的抱怨:“嗨!你跑得真快!摔倒了怎么办?傻姑娘!”我低声不服气:“谁傻?你真傻!”他听了没有生气。他笑着说:“对,男生都这么说我!”听了他的话,我们笑得前仰后合。笑声在我们天真的天空中回荡,它像一首古老的歌谣在乡村上空飘荡。

后来那个男生经常跟着我去学校,在没有女同学的时候照顾我。有一次我好奇地问他:“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调皮地说:“你不用问。我喜欢你!嘻嘻……”听到这里我很紧张。静下心来说:“不要,不要,我不会留在这里。……”谁”他的话让我很尴尬。他内心是把我当妹子,喜欢听我跟他讲外面不了解的世界。

三年后,我和家人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村子。这给了我们苦难和许多温暖的村庄。

记得一大早,任慧、小美、梁老师、奈健带着同学来送行。老师紧紧地拥抱着我,给了我最后一份母爱般的温暖。那个男孩手里拿着一个篮子向我走来。里面有许多精心挑选的红薯。他还羞涩的递给我:“秋实!拿来!吃红薯会提醒我们!”我含泪点点头,转身上车。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温室里的昕薇了。

车子缓缓启动,我向同学挥手告别。一幕让人落泪:任慧和小美赶着羊跟着,羊咩咩叫,听起来像是在告诉我离别的悲伤和悠扬的心……

……

但是现在,跟着村子的味道,我回来看以前的村子,曾经给过我苦难,曾经给过我很多温暖的村子,给过我人生的财富——的经历,让我成长,让我记住村子。但是一次又一次在梦里的村庄永远消失了,只有单纯的味道依然悠扬……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