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菜的记忆 |小编: 守望

  • A+
所属分类:写景散文

小时候常吃野菜,但不是很想吃,无奈只好吃。不像现在的人吃的那么贵,那么考究。

50-60年的农村,生产方式还处于小农经济阶段,人们还没有能力和兴趣与天空斗争,自得其乐,基本上靠天空吃饭。就说吃蔬菜吧,尤其是这样。

不用说,夏秋是上帝眷顾人类的季节。只要你努力,你就会有东西吃。深秋,大菜是Loeb和南瓜,只要储存好,冬天吃也不用太担心。虽然品种少,但毕竟有菜吃。现在吃菜绝对是天上地下,现在市面上有一些南方美食的精品菜品,甚至还有带花的新菜品。那时候你就不会想到杀人了。

春天是一个美丽的季节,是诗人和诗人歌唱的季节,也是农民快乐忙碌的季节。对于做饭的家庭主妇来说,这是一个麻烦的季节,因为这也是吃蔬菜最困难的时候。

菜窖里的白菜、胡萝卜、土豆发芽猛,白菜也变味了。当时叫骚,不好。罗布也失去了水分,增加了纤维,这就是所谓的谷壳,也就是空的,果肉完全干了。土豆长满了芽,不能吃,而且有毒。然后人家就明白了。

田野里的是白露洋葱和菠菜,还有一些羊角面包。

白露葱和菠菜是第一年白露季节播种的种子。它们在春天生长,用来吃东西或种植幼苗。

大葱就是这种情况,四五月份种,有的种了苗。长大了就是秋冬的大葱。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春天做酱菜,但他们吃得很晚,吃得太多零食,这毁了他们。菠菜不是种的,只是吃的,太小吃不了,没那么多。

杨娇洋葱是去年秋天的洋葱,被没收来做冬葱,在地里呆了一个冬天,春天发芽了。大部分是用来做葱花的,太辣不能生吃。

每年四月以及前后某段时间,吃蔬菜就成了家庭主妇挠头的事。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阿姨都会去看野菜。

蒲公英是每年必吃的野菜。当地人管它叫菊苣,大姨妈管它叫穷妈妈的菜,说是上天给照顾穷妈妈的礼物。

有一段时间,饭桌上摆着一盆又嫩又穷的妈妈菜。大人分小组吃蘸酱,小孩小捆硬咽,苦而不滑。但是,孩子不吃饭是不可能的。他们必须吃饭。大人说春天是第一个季节,孩子的毒火会蔓延整个冬天。穷妈妈的食物专门去火解毒,孩子一定要吃。

习惯成了自然,至今这么多年,总想在春天吃几次,味道很顺滑。说是年底了。其实真的是一丝留恋。

小根菜常被煮熟后食用,有人称之为小根蒜。韭菜的三两片叶子和茎,下面有一个圆形的大蒜状茎根。拇指大小,圆润明亮,味道清香,但只有辣味,尤其是晒干当蒜吃。

小根蒜多与鲜蘸酱一起食用。一次挖多了,用盐腌,连那些留胡子的都是一口高粱米,也很好吃。

有一次,我和表兄弟们去田里剜小根菜,是两个大筐。舅妈把小蒜剁成菜馅,在饭碗里搅了两个鸡蛋,用高粱米面给我们包了一顿好吃的。味道真的很好,我还记得那种新鲜的味道。

苋菜吃的最多。它的叶子又厚又滑,令人耳目一新。它是我姑姑收集最多的,所以它是我们吃得最多的。

大部分人都是用热水焯水,冷水洗,挤干吃的。用剩下的温蘸酱吃挺过瘾的。不管吃多少都是馅。玉米面团做成馒头,比大饼好吃。

还有一种叫灰菜,往往密集地簇在那里,叶子上覆盖着银灰色。姨妈没挑,叫我们别吃,说那些菜最容易招毒虫,有毒,不能吃。

灰色蔬菜真的不能吃。饿死的那几年,我妈经常和隔壁几个家庭主妇去郊区挖野菜。当时挖野菜的人很多,每次都没怎么回来。妈妈们也知道灰色的蔬菜不能吃,但是其他蔬菜很难挖,就挖了一些灰色的蔬菜回来。少数人见面,先自己吃饭,不是为了家人,而是先少吃点。

吃了几次真的没事干,就放心大胆的吃了。

没想到,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中的一些人出现了水肿。有的人腿胖,一根手指压一个洞。所有人都把责任归咎于灰色的蔬菜,再也不敢摘了。有些人很幸运,但幸运的是,他们让家人吃了一两次灰色蔬菜。

野菜是上帝给人类的特殊恩惠,在危机时刻可以拯救你的紧迫感,甚至生命。

我一直很尊重野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