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残梦 发布人: 蓝衫倦客 [文集]

  • A+
所属分类:玄幻小说

一扇旧门缓缓推开,医院里腐朽的景象让人心酸。破墙处处荒凉。法院前柱上的对联字迹已经模糊,房子里到处都是蜘蛛丝。

他已经回来二十年了。他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只是过去的一切都变了。

他是朱家的主人。贾珠是黄金和玉石的聚集地,世世代代都是学者。就是当地的家庭。他有四个兄弟,排名第二。大哥是病床,常年卧病在床。老三游手好闲,天天住赌场酒馆。老四学生,在省城读书。

那一年,父亲六十九岁,亲朋好友都来为父亲祝寿。69岁庆祝自己70岁生日是一种习俗。九在十个数字中价值最大,所以人们希望幸运,于是这种庆祝“九不庆祝十”就形成了。生日礼物有很多种。高守、朱寿、寿棉、寿桃、寿莲、寿衣、五瑞图、“寿衣”吉祥物等。,也有鸡、鸭、鱼送。就是忙,很热闹。

今天和过去不一样,老爹过着自己的生活,三子自然不敢胡来,乖乖待在家里,四子回来了。连平日卧床的大哥都是手哆嗦着下来的。

最后,轮到四兄弟给爸爸祝寿了。谁曾想到老板一打压,就再也起不来。喜事瞬间变成了葬礼。儿媳舒针哭得像个泪人,但幸运的是她还有儿子要传给她。

川宗是朱家尖唯一的苗子,全家像小皇帝一样捧着供应。从小霸道。现在大儿子不在了,二儿子身体虚弱,无法管理家庭事务,三儿子还可以。老四总是不在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小孙子身上。朱师傅三思,小孙子不能再出事了。这次他会照顾好自己的。给孙子找个老师,他只能靠孙子发光。

很快,叶彤给她的客户发了一封信,她回来看韩梅。叶彤是二姨的女儿。比二胎小两岁。可惜孩子日子不好过,父母早走了。姨妈很爱她,回家了。像孩子一样在家吃饭生活。她用她的阴茎一拍即合。慢慢变老,到了结婚年龄。一个是深情,一个是有意。何父也认定了第二个家庭主妇。

眼看婚礼就要到了,朱老爷封建了,算命先生送来一批生日、三个铜钱、一个凶字,把苦鸳鸯活活打散。

相爱的人,永远都离得很远。

不相爱的人往往会成为情侣。

现在亚东老公死了,婆家破产了。老二也成了家。但这不是他的愿望。他一直住在韩梅山别墅。叶彤喜欢韩梅,他忘不了她。有诗为证:

冷冷寒梅,寂寞芬芳

彩蝶与东墙隔开

年年老去。

一年又一年,春天来了,一年又一年的伤痛

烦恼如太行山一般微弱

恨比湖南的水还长

没有计划很难填满天空

被邀请和灿霞一起住在卧室

整整六年,他等了叶彤六年。他已经抑郁六年了。只有韩梅和他在一起过。

“等你回来了,你总会好起来的”

“回来怎么办”

他没说话。

“如果有一天我想离开,我一定不会愿意”

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叶彤回来的第一天,妻子没有好好看她一眼。现在看到老公整天陪着叶彤。嫉妒更强烈,无中生有,挑起是非。朱老爷别无选择,只好派了一个丫鬟来照顾他。

在杨柳岸或一个长长的亭子里,人们不必彼此分开,而是在他们应该分开的时候分开。

相见更难。

布谷鸟叫声响彻千山万水

春蚕到死还活着

忍着顾的眼泪

好景不长,丫鬟带回来一个消息,叶彤死了。她因病去世了。歇斯底里。

没有人知道第二个孩子去了哪里。

三天后的一天晚上,家里发生了一场大火,大家都忙着灭火。一团糟。少主川宗好奇,翻越栏杆加入其中取乐。他从楼上摔了下来,死了。

舒针出家了。丈夫去世后,她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只是传递的力度太小,让她不安。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来去无牵挂。朱师傅不忍,无奈。

不久,坏消息又来了。老四去参加革命运动,在大街上被打死了。

全家人都在忙着老四的葬礼,沉浸在悲痛之中。只有没有第二个媳妇。我知道二媳妇和老师带着钱跑了。原来他们早就勾搭上了。第二个孩子只住在韩梅山屋,所以他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即使是丫鬟看见,也总是威胁,有钱就胆小。这件事会过去的。

一个月后,朱家又来了霉运,三子躲在后花园怀里被人举报。这种私藏军火不仅要封宅,还要枪毙。

这一次朱家算是彻底完蛋了。四个儿子,死啦死啦,走开。经过一连串的打击,朱师傅再也忍不住了。他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

因为子子孙孙的孝心,也因为几千年封建制度的腐朽,这个家庭终于分崩离析,消失无踪,只留下一个不堪回首的旧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