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只是错过了 作家: 编剧赵嫣 [文集]

  • A+
所属分类:玄幻小说

在我们胶东老家,爸爸的兄弟都叫爸爸,二爸爸是爸爸的二哥,感觉很亲。

第二位父亲家里人口众多。他大哥大姐结婚走了。他家有七个堂兄弟。本来不宽敞的房间来了就更挤了。

当时,北京有失业青年在街头等待工作。像我这样的外国人更难找到工作。在北京20多天了,还在等消息。

星期天早上,我在院子里洗衣服。我二哥带着他的女朋友林晖回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二哥的女朋友。

林晖是个高个子女孩,她看起来像是出门前精心打扮过的。她烫了头发,长长的头发微微卷曲,撩动了几缕头发,留了下来。她白皙的脸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粉末,看起来她的皮肤是如此的娇嫩,苍白的眉毛画得恰到好处,水汪汪的眼睛,美丽的鼻子和粉红色的嘴唇看起来很丰满。一件粉色短袖连衣裙,布料看似透明,略有反光,但完全不外露。裙子下摆呈圆弧形,露出白如玉的美腿,肩膀上黑色柔软的长发散有些迷人。林晖的美丽让人感到兴奋。二哥是二爹家的兄弟中最帅的。他是林晖的好搭档。他看起来像一对美丽的男女。

林晖可能听过我二哥谈论我。她笑着跟我打招呼:“是蒙文,不像她刚从农村来,皮肤挺白的,但是衣服有点土气。”

我看着林晖,向她点点头,微笑着和她打招呼,看到她觉得眼前一亮。

二爸看到他们回来,在房间里喊:“二子小林,过来。”我二爸曾经跟我说,他最看不上二哥,他太好了,不会打扮。

二哥和林晖来到二爸家,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二哥略长的头发被小心翼翼地剪下,额头被高高地吹着,还喷着僵硬的发胶,就像一个快要从地上高高飞起来的飞鼻子。第二个爸爸不满地说:“第二,你的头发长了,该理发了,要不我今天给你理发。”

二哥害怕的站了起来:“爸爸,我不敢用你的手艺。”

我二爸沉下脸,显然不高兴:“我的飞船怎么了?剃光头的时候,许尤氏夸我手艺好。”

二哥咧嘴一笑:“真的?但我的头刚刚被割了。”

第二个爸爸生气地说:“你的头长什么样?不是男的女的就不像好人。”

林晖说:“大叔,现在的电影明星都是这种发型,挺好看的。”

二爸看着林晖:“小林,你涂口红了吗?记住,我不管你在别的地方怎么打扮。我是这里的军营。以后来这家医院。不化妆不逗邻居笑”

林晖笑了:“大叔,你太古板了。现在年轻女孩都打扮好了,谁笑呢?”

二爸不屑的说:“好脸不丑,但对你来说不好看。去擦吧,让院子里的人看看是什么样子,你们两个在一起以后会怎么过?如果你不爱劳动,你就知道打扮很好玩,不像一个认真的人。”

二哥不满地说:“爸,你说什么呢?打扮不正经。没有人像你一样说话。现在是八十年代,年轻人开始新潮了。像你这样封建的人很少见。”

林晖对二哥说:“程志,不要和你叔叔决裂。他和我们是两代人,谈不上彼此。都是战争年代过来的,不喜欢很正常。”说完拉着二哥进了院子。

我二爸看着我二哥的胖腿喇叭裤摇摇头叹了口气:“这是什么样子……”

中午吃红烧带鱼,我端上来一盘带鱼,我二哥和林晖已经坐在小圆桌前了。当我的第二个爸爸和第二个妈妈坐下后,每个人都拿起了筷子。二哥把一条粗带鱼放进林晖的碗里,林晖也给二哥挑了一个更大的鱼夹。

二妈对林晖说:“小林,别客气,多吃点。”

二爸不满地说:“你看她像个有礼貌的人吗?”

林晖抬头笑着说,“叔叔,你说得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不客气。

心里有些不明白。林惠杰人又好又好看。为什么她的第二个父亲鄙视她,总是说一些伤害别人的话,这让林晖很丢脸。

晚饭后,我和表哥收拾了盘子。当我把一叠碗放在院子里的水池里时,林晖也来到小院子里喝茶,对我说:“蒙文,我有时间就带你出去买几件衣服。我很年轻,穿得太土。你的衣服在农村还行,在城市里让人发笑。”

本来穿这件衣服感觉还可以。林晖说了之后,我浑身不舒服。我说:“林晖姐姐,我刚出来没工作,不能乱花钱。”

林晖说:“蒙文,你来北京,一定要学会说普通话,而不是老说山东话。”

脸涨得通红,知道我们胶东话有点土气。

林晖尴尬地看着我说,“别管它,我去百货公司给你买。”

我心里一热,洗碗说:“林晖姐姐,不,我有衣服穿。”

林晖说:“和城市里的农村不一样。穿着体面。有时间我教你怎么化妆。”

我笑着看林晖,怎么看怎么好看,真是个美女,直白而不女性化。

我谢绝了她的好意:“谢谢你,林晖修女。真的不需要。我可以穿我的衣服。”

二哥出来对林晖说:“外面风大。进去休息一下。”二哥把林晖拖进房间,插上门闩。

老二爸爸看到了,大声喊:“老二,你干什么?”

二哥不耐烦的喊道:“还能怎么办?让我们休息一下。”

第二个爸爸走过去对着房子喊:“休息的时候休息一下。为什么要插上门打开?”

二哥打开门看着老人,气的半天没说话。林晖不满地说:“大叔,我们恋爱了,我们需要独处一段时间,你要管好这个。

二哥知道二爸的脾气,气的把林晖带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二哥和林晖回家告诉他们的父母,他们想结婚。

北京人的习俗是,结婚前,男方父母要带礼物去女方家做客,通常是带零食盒和水果。双方父母约定两个年轻人的婚期。

当时男方家里一般有三大件,分别是彩电、冰箱、洗衣机,女方家的好嫁妆席梦思床、衣柜、梳妆台等。,以及店铺的封面,都是双方父母购买的。

在和我的第二个母亲讨论后,我的第二个父亲答应周六晚上去林晖家。

当林晖离开时,他对他的第二个父亲说:“叔叔,然后我们可以预订。我回家和父母打个招呼,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

周六晚上,我二哥和我二爸二妈去了林晖家。我二哥什么都没准备。他看起来不像。他问我二爸:“爸,北京人第一次去女孩子家带礼物,不能空手去看公婆。”

二爸说:“哪里有那么多关注?”

二妈还和二哥一起劝二爸:“老头,我们空手去小林家不好。我们出去买一盒零食和水果吧。”

二爸没理二妈的话,对二哥说:“我们之前去你大嫂家也没带什么东西,但是他们还是很热情的。”

二哥着急了:“爸,你真不懂礼貌,也不懂装傻。你太小气了。怎么能当家长?没有公婆你看不出有礼物是什么感觉。”

两个爸爸生气:“我没有这个习惯,不然我不去。”

二哥只好软化了:“日期都提前订好了,林家也准备了晚饭,你说不行就不能去?对你有好处。算了,算了,走吧!”

二哥感觉两手空空的时候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他走到半路看到路边的稻香村店,进去买了个零食盒拿了。

林晖一家住在南锣鼓巷的一个大院里,走进一个圆拱形的古色古香的门楼。在院子最里面的东侧,房子30多平米。古色古香的楼屋有四米多高,地上一米左右的灰砖地基,上面有个玻璃窗,看起来很明亮。林晖的父亲又高又壮。他过去在一家阀门厂工作。现在他已经退休在家了,长得还不错。她妈妈是中学老师,略瘦,穿着一件灰色的连衣裙。不难看出,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绝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林晖是我家唯一的女儿。

林晖的父亲热情地握住两个爸爸的手,欢迎他们进屋。厕所稍微大一点,林晖的父母住在那里。房子北侧有一张双人床,东侧有一张布艺沙发,旁边有一台万宝牌绿色冰箱,冰箱上方的玻璃花瓶上放着一束干花,感受着这个家庭生活的优雅,中间有一张餐桌。

林晖的父亲领着他的第二个父亲和第二个母亲坐在沙发上,林晖的母亲开始给他们沏茶。林晖的父亲带着灿烂的笑容看着他们,说不出话来。他举手递烟给他们,他们说不抽烟,不回答。他可能听到韩杰回家说他们的第二个母亲吸烟,然后走上前去为他们的第二个母亲点燃一支烟。他们聊着客套话,聊着家常。

林晖的母亲精心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林晖和她的二哥把食物从外屋厨房拿进来,摆了一张桌子。林晖的妈妈拿出两瓶两磅重的可口可乐。林晖的父亲招呼她的两位父亲和两位母亲过来坐下。他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陈年茅台。

二爹说:“老伙计,这酒太贵了。不要打开。我现在不喝酒。”

二妈还说:“老人心脏不好,医生不让喝。”

林晖的父亲坚持:“今天难得开心。让我们喝两杯。”

两个爸爸说:“,然后开一瓶二锅头。”

林晖的父亲坚持要打开它:“公婆,你是我家的贵客,这酒是给你准备的。”说着给二爸倒了满满一杯。二哥从林晖的父亲手中接过杯子,给林晖的父亲倒了一杯。林妈妈示意二哥一起喝酒。

林晖不停地把食物放进尔玛依娜的碗里。

林晖的父亲手里拿着酒杯对他的二爹说:“公婆,你是当官的,我们和你家结了婚,成绩很大。我只有一个女儿。我已经决定给他们买彩电和洗衣机,你放心。”

我的第二个父亲高兴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他对林晖的父亲说:“哥哥这样做太好了,可以解决一个大问题。你的家庭比我好。请多帮助他们。说实话,我家孩子多,我也没攒什么钱。我真的不能给他们钱。

林晖的父亲把酒含在嘴里说道,“我知道我们不会让这两个孩子过着艰苦的生活。我只有一个女儿,女儿是我的骄傲。我会尽力帮忙的。”之后喝了一杯酒,二哥拿起酒瓶给他们斟满。

林牧对二妈说:“两个孩子认识这么多年,现在要结婚了。我们心里也是幸福的。他们想五一结婚,我们家没问题。你家孩子多,你帮不上也没关系。我家只有一个女儿,我们就尽力吧。”

二妈说:“那感觉不错。别担心,林晖进我们家时,我会好好招待她的。”

林牧赶紧说:“非常感谢。我女儿在家里被我们惯坏了。如果你惹你生气,你们两个老人就要大方一点。”之后,林妈妈把可乐倒进二妈妈的杯子里。

二妈赶紧说:“林晖心地善良。她对我们老二很好,我们都看在眼里。”

林晖的父亲喝得很开心,对他的第二任父亲说:“公婆,你的第二任儿子找到了我的女孩。不是我爸夸的。我家姑娘不仅长得好看,而且也不坏。这个孩子是干什么的?他在公司里年年高升。”

第二个爸爸一边喝酒一边看着林晖的爸爸说,“你错了。先不说你家姑娘好看不好看。她太虚荣了。她很挑剔,整天化妆,不勤快。她来我家挑好吃的,不喜欢工作。”

二妈用手拽了拽二爸的袖子,示意他不要说下去。林晖对二爹说:“大叔,别说了。结婚以后我会多工作。”

我二哥也对我二爸说:“爸,以后我在我们家多干点活,就不要再说了。

林晖父亲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他只是拿起一杯酒。

二爸继续说:“她以后要多训练。她不能这样化妆。她过不了好日子。”

林晖的父亲一饮而尽,离开桌子出去了。林晖放下筷子,追了出去。韩的母亲脸色僵硬,低下头,没有再说话。大家都站在那里,说不下去。

二妈妈说:“别生林晖妈妈的气。我家老赵性子直,不会说话。别忘了。”

林牧说:“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吧。我将和他们的父亲讨论这两个孩子的婚姻。”

订婚派对刚散了。

第二天我们正要吃饭,二哥回来了。他在外面喝酒后脸色变红了。我帮他拿碗和筷子,让他坐下吃饭。

二哥没看我走进他家,边走边生气的说:“吃什么?林晖分手了。我该吃什么?”听着二哥的声音有些哽咽。

二妈走过去问他:“二胎,林晖怎么说?”

二哥泪流满面:“有没有和你一样的父母?忘记不带礼物去人家家。人们用美酒佳肴招待你。你知道女生说的话一文不值。林晖不介意你平时说些什么。怎么能跑到人家家里胡说八道?你想拆散我们。”

第二个妈妈也觉得第二个爸爸做错了,对第二个爸爸说:“老头,你昨天说的话真的太欠考虑了,你没有那样说话。”

二爸对二哥说:“二,你说我说的不是真的。我一点也没有冤枉她。林晖很懒,喜欢打扮。我还说我冤枉她了。”

二哥不满地看着二爸,对他说了很久:“现在你毁了我的婚姻。你舒服吗?像你这样跑到别人家胡说八道的父亲在哪里,林晖的父亲生你的气。* * *妈妈说如果林晖执意要娶我,她就再也认不出她是女儿了。现在林晖也告诉我,她会催你,她不想嫁给我。你一般用枪和棍子说话伤害她,她忍着,没想到在父母面前丢了脸。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我真正的父亲。我继母对我们比对你好。林晖说,如果你现在还没有结婚,你就会找茬。如果你结婚了,你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二爸生气的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她不想结婚就不结婚。你为什么和我争论?我觉得你们两个最好不要结婚。结婚了就不能同居了”

二妈劝二爸:“老头,孩子心里不舒服,你少说几句。”

二哥大声对二爸吼:“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一起生活不好?你毁了我的幸福。林晖对我很好。你知道我喜欢她。除了她我还能在哪里找到这么好的女孩?爸爸,我恨死你了。”

第二个爸爸大声喊:“你小子没出息。如果你有能力,你可以打电话给林晖。我是你老人家,还是不能告诉你。”

二哥的眼泪溢出来了,二爸的眼神充满敌意:“其他家庭的父母都盼着儿子结婚成家。我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家长,不帮忙就算了,还搞破坏。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

二妈劝二哥:“小二,你还是跟林晖说吧。”

二哥摸着眼泪伤心地说:“晚了,一切都结束了。”

二爸走过去指着二哥说,“看看你这熊样。为什么哭?长大了。你能负担得起像林晖这样懒惰的女孩吗?我觉得还是尽早分开比较好。”

二妈拦住二爸:孩子你不能这么说。

我二爸不满地对我二妈说,我说的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

二哥转身打开门,狠狠地摔了一跤。身后传来刺耳的“毛毛”声音,二哥头也不回的走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