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述眼睛的段落 ,大泽佑香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我是你的眼睛

文本/张志强

眼睛,让婆婆变老,变迟钝,哪里都去不了;手指上有胶带,是刀伤,额头青肿,是磕。时间去哪里了?坚强了一辈子的婆婆晚年变得如此沧桑……

婆婆退休前在棉麻采购部上班,早出晚归,甚至和同事轮班吃午饭。一辆破旧的自行车陪伴了她很多年,退役了好几年。她的家人劝她卖掉自行车,但她无法忍受。老年人没有太多的爱好。他们喜欢参观,不能呆在家里。奶奶以前说她‘在外面’。还有,我公公管我家,我婆婆管外面的一切。她做事干净利落,待人和善,在身边人缘很好。退休后,老人又多了一个爱好——打麻将。我家过年前玩过几次,没想过,后来却成了她晚年的寄托。七十多岁的人很厉害,骨子里总有一种年轻气盛,拒绝接受老的精神。早上刚吃完午饭就有邀请电话,她一直很享受。家人多次试图说服我,但都失败了。出了问题,她也回头。有一次,刚吃完午饭,有人约她出去。她说她不能去那所房子。很新鲜!我问为什么?她说:“最近运气不好,亏了不少钱。真可惜!”不要担心几十块钱的问题,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劳逸结合。她没有回答,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前倾着身子,她睡得很熟。婆婆很少午睡,腰椎滑脱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她就这样睡着了,看着不舒服,但是对她很好。晚上侧身睡的时候,只能睡觉。醒来的时候疼的睡不着,累了只能坐着躺着。这是我年轻时在采购门市部摔倒的根本原因。经多次劝说,她拒绝做手术。她是一个很坚强的人,担心手术失败了出不了家,出不了门。想想就致命。家里公公听力不好,她就打开电视看着睡了。这样的日子很少见,过了三天还是这样。输赢都是面子上的,赢钱兴国,变得善良美好;赔钱的话,做家务可能是最好的消遣,偶尔聊几句总会觉得可惜。

前年夏天,婆婆觉得眼睛有问题,很少跟家里人提起。在她心里,她总觉得孩子不容易。不到两年,婆婆做了三次眼科手术,每次手术我都跟着做,除了第三次,因为在外地开会,安排住院,就踏上了北上的火车。十几天后回家,她跟我说想去太原做个检查。我很明白上一段我用眼太多,眼睛太模糊看不清。会后在眼科医院住了几天,治疗效果不错。由于国庆节医院放假,旅行延期了。刚过完节,娘俩就踏上了北行的火车。我拉着她的手,没注意就上了台阶。跌跌撞撞之后才知道婆婆看不清楚,走的慢,怕伤到自己。我不得不更紧地抓住她的胳膊。上了电梯,喊了口令,一起迈步。她无奈地笑了笑。

我帮婆婆下车。一轮烈日把省城画得透亮迷人,公交车司机温暖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刚从前门下车,因为老人行动不便。”柔和的秋日阳光和温暖的话语让人觉得很温暖。

我住在眼科医院附近的一家酒店。午饭后,趁时间还早,我带婆婆去了龙潭公园。婆婆不想去,所以看不见眼睛。我说:“我就是你的眼睛!”她说:“我是你的负担。”为什么,“家里有个老人,所以是宝”。直到父母相继去世,我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人生无常,家里有老人经常唠叨关心,是福气。我很珍惜这种感觉,所以,我对婆婆更谦卑,无论对错都服从。

公园里耷拉着的柳枝扎进水里,清澈的湖水随风做了个眼罩,海棠凋零,枝叶依旧那么绿那么密,绕过水桥,来到湖中央,找个僻静的地方坐下。我跟婆婆说了这里的风景,她叹了口气,自己看不出来。递水杯拿出书看是一种消遣,也是一种习惯。说实话,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在城里很难找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一个老人推着轮椅,不小心蹭到了我。他很谦虚,向我招手。一位老妇人坐在轮椅上。老人拿出一个水杯喂它。争吵的水溢出来了,老人用纸巾擦了擦。感人的一幕解释了“牵着你的手和你的儿子白头偕老”。回头看婆婆,她又低下头,妈!这里风很大,所以我睡不着。我累了就回去!握着婆婆的手,聊着风景里的人和事,婆婆笑得很开心,笑得那么灿烂……

医院检查的结果比上一次差。医生说:“你妈妈的眼睛是恶性青光眼,必须住院手术,不然右眼救不了。”结果很残酷,婆婆看起来很平静。我知道我不想担心她。

在护送婆婆进手术室之前,我告诉她不要紧张。我会在外面等你。握住她的手,明显感觉有点冷,搓搓婆婆的手背,妈!放松,紧张对眼睛不好。湿湿的眼睛,看着婆婆进手术室,门是关着的,心里却冰凉。孤独的老人,一个人呆在里面,可能你很胆小吧!手术室的侧门打开了,急切地向内看。我婆婆正坐在椅子上。可怜的婆婆,你在想什么?

带一盆温水,把毛巾递给婆婆,妈妈!感觉怎么样?还疼吗?婆婆笑了。我会擦你的手,握住她干枯的手,就像抚摸她遥远的过去。勤劳,勤劳,坚韧的手是满满的,岁月无情。谁曾想过我婆婆会这样老去?加点热水泡脚!她不习惯。我自己来。不,你是个病人。你刚刚做了眼部手术。你不能低头。我来!

阳光透过窗户洒下柔和的光,沉入病床。婆婆弯着腰,低着头,嘴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这是多年的习惯。不忍心打扰,为了她的病,还是醒醒吧,妈妈!你靠在被子上,低着头。她笑着说:“我习惯了,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这样会增加你的眼压,对眼睛恢复不好。你必须合作。婆婆捋了捋白发,坐直了身子。病号服有点大,但是在医院里,谁会注意呢?我开玩笑:“妈!你更富有。”看着她开心善良的笑容,不知道是满足还是无奈。不然走在田野里,手里抱着婆婆,走廊西边的窗户里射进来的阳光,婆婆的影子会变长变短一段时间。我觉得短的是我们的特别之旅,长的是陪婆婆的生活。

手术恢复的很好,但是只救了眼睛,视力没有变化。医生说他已经尽力了。面对这样的结果,我很无奈!出院的时候婆婆跟我说还有一点光,但是我不想睁开眼睛,太刺眼了。话说的好无奈,好难过,才知道自己好无能为力,有时候觉得是自己的错。如果早一天治疗,还会是这样的结果吗?老人喜欢参观房子,但这种爱好不能满足。婆婆会如何面对这一切?

孤独的婆婆,一个人呆在家里好冷清。我和老婆经常陪着她,做饭聊天。每次去,婆婆总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腿还裹着小被子,头还低着睡着。妈妈,她马上回头冲你笑。那一刻,我有了一个愿望,翠微满山红,柳芽挂枝;秋海棠盛开,湖水清澈的时候和婆婆一起旅行……

小眼中的故乡

文字/温暖

有你的古琦,巩留的故乡,文化与文明的传承与创新!所有的小事都显示出他的美!

遥远的想法

有些人,有些地方,也许当你在它身边的时候,你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优势或者留恋,但是当你离开它的时候,所有的思念就像一场山洪,失控了!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无忧无虑的离开,流浪,漂泊!做自己喜欢的事,走自己喜欢的路,无所顾忌的去做!

现在我离家千里,开始记起那个小镇的美好。在一个小镇,像这个冬天,我会像包粽子一样,在那条街上游荡!现在的我就像一个流浪的流浪者,想家,想念一个小镇的人,想念一个小镇的风景,想念一个小镇的事情!

街角小镇

去过一个城市,去过一个侧面,也许你记得最多的不是那里的好,而是和一些记忆深刻的地方比较。小城镇的街道并不宽阔,也没有上海那样的高楼大厦,也没有莫斯科夜晚那样繁华明亮。他有最干净的路,我最喜欢的三排树。记忆中,我还是最喜欢南街,那里有最热闹的人群,也有最热闹的小老板。各种水果摊,大排档。南街的皇家面和巧粉最好吃。曾经有一个城市,如果你没有吃过那里的特色小吃,那就像去荷兰看不到那里的花一样!就是最大的遗憾!所以如果你没吃过滨州的皇家面和桥粉,你就没去过宾县!现在在远处,看到陕西这个词,很亲切。遇到老乡是最幸运的事!怀念家乡的小味道!

文化小镇

镇,我已经活了二十年了!从一开始,还是在一个小镇结束!曾经有人告诉我,一个小镇可能比北大还小!我不知道,我没去过北大!不知道他的伟大,不知道他的内涵!但是我知道一个小镇的小故事!

四年前,我进了这里最高的学校——龚凡中学!我最喜欢的老朋友——范仲淹!我们学校的象征,我们心中的英雄!它静静地站在魏紫山下,一动不动,好像在迎接什么人!它在向每一个有梦想的孩子招手!骄傲的木棉,漂浮的柳枝,还有我不知名的花树,默默的看着每一个有梦想的人,为每一个人插上翅膀,让梦想飞翔!

学习累了就走出教学楼,看看青山绿水,享受一点心灵的宁静。那些回忆美好而纯净!

安静的城镇

电视剧里的北滩很荒凉!这里没人!我小时候喜欢在河边玩。我是在河边长大的,但是我不会游泳,还有点怕水!但这一切都和我喜欢北滩没有关系!太阳落山的时候,带上朋友或者恋人,走在黄色的光环里!踩在一块小石头上,青蛙回应着情况发出叫声,微风小心翼翼地吹着脸颊,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缓缓流过,心里很平静,一切都是那么舒服!去小河边沙滩,那里有不知名的野花,风中摇曳的芦苇,到处都是白色的蒲公英,让你流连忘返,舍!

也许你走累了,走在小河边的沙滩上,你会看到另一个场景!是的,那也是我喜欢的地方——环城路!蜿蜒的长路,美丽的风车,古典的亭台楼阁,大量的花草,美丽的喷泉和水池,一切都是那么的肆意!曲径通幽,慢流水!我喜欢的一切!记得毕业后离开的时候和三个人一起去过,看到漂亮的玻璃房子,水上摇曳的吊桥,郁郁葱葱的竹林,记得偷偷在那里拔胡萝卜,开心的回忆一个接一个的展现出来!好吧,我承认我写这个的时候很想家!

一个旅游小镇

“听着,宾县有个大佛寺磨天”这是个确切的句子,是镇上最有名的大佛寺!如果你看到一只大乌龟在那里盘旋,请不要怀疑你的眼睛。是龟山!小镇里的一幕!如果你认为你看过朱自清写的《荷塘月色》,请不要惊讶,那是我们最骄傲的四郎湖!如果你懒得去著名的石洞,请去小镇里的石洞,虽然不算雄伟,但也不算雄伟!但是你会听到让你离开的故事,和充满惊喜的冰山!

每个地方,每个物体都有自己的故事和回忆,填满你的心!虽然不知道他的来历,但我一直很关注他的未来!

变化中的小镇

很多年前,小鸟不在小镇下蛋

眼睛

正文/李

黄昏时,诗人经常去湖边公园寻找灵感。公园里有几排长椅,一对对亲密的恋人为美丽的夕阳景观增添了浪漫的气息。这位诗人写的情诗经常出现在诗歌杂志上。

一天晚上,一个长发女孩出现在长椅上。她的背看起来很漂亮。有一对情侣坐在其他椅子上,她自然吸引了诗人的注意力。于是诗人向她走来,却发现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像清泉,像山涧,像月光下的水波……诗人的心在颤抖。

女孩一动不动地坐着,看起来很平静,好像陶醉在夕阳的美丽中。……诗人回去的时候写了一首关于她的眼睛的诗。

从那以后,诗人每天晚上都去公园,女孩总是坐在那里。诗人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最后,他控制不住自己。他要求自己以媒人的身份写一些关于她的眼睛的诗来了解她。

然而姑娘的话却让诗人——“大吃一惊。事实上,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是一个盲女。”诗人不信。“我为什么要骗你?”女孩认真地说。诗人的渴望很快就消退了。

一个月后,诗人又去了公园。女孩还坐在那里,旁边只有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年轻人用胳膊搂住女孩的肩膀,离得很近。诗人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我瞎了,你不后悔吗?从不后悔?”小伙子回答:“我就是你的眼睛!”

听了这句话“,我是你的眼睛”,诗人的心在悸动。好诗!

但是,诗人不是用笔写的这首诗,而是写在脑子里的。诗人很久没去公园了。三个月后,他又去公园看那个女孩了。那一天黄昏的风景很美:燃烧的夕阳,朦胧的远山,展翅的白鹤,闪着金光的平静湖水……。然而,那个英俊的年轻人不在女孩身边。诗人怀着一种奇怪的感觉走了过去,发现女孩英俊的脸上有两滴眼泪。

“你怎么了……?”

“你是谁?”女孩问。

“我是……诗人。你男朋友呢?”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车祸……死了。两个月前,我们去登记结婚。为了救一个孩子,他……”吓了一跳,然后在女孩身边坐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诗人终于鼓起勇气说,“我愿做你的眼睛。”“我有眼睛。”女孩愣了一下,然后说,“死前他让医生给我移植了角膜,手术成功了。他给了我一双眼睛……”。从此,诗人不再写诗了。

当你的眼睛眯起来的时候

文字/抹茶熊猫猫

好像有一小段时间,每天起床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喜欢对方。说点战争之类的。女朋友说结婚后有一段时间有这种情况,我觉得不算太严重。我只是想沟通,但每次沟通都陷入了无尽的循环。有一天我们坐在车里,陈先生的IPOD总是循环播放那些歌,通常是在林俊杰、林俊杰、林俊杰、林俊杰,偶尔会突然来一首李荣浩。其实我听过很多遍歌,但是从来没有用心去听过歌里唱的是什么。因为这个问题,我基本上不知道歌曲里唱的是什么,因为我没有磁带和光盘。只是到了KTV才突然意识到是我唱的那首,脑子里的歌词基本都在十万八千里之外。从地球到火星,唯一能对的还是合拍。

我不顺眼的第二天,坐在车里不说话不听音乐。李荣浩唱了一句“,互相折磨,直到老去。”突然在《不要化妆》里听到这句话,转过头对陈先生说:“哦,是关于折磨对方变老的。他说你不知道。我说歌词真的很好,只是。我心里的潜台词是上帝,写在心里。谁会写出这么好的字?我后来才知道,黄伟文和李荣浩。强大的黄伟文。不知道他们谁想出的这句话。

我以为我是一个道路发现者。但是和老陈在一起,我基本属于一个废人。只有当我独自出发时,我的小宇宙才会发光。朋友颜说,哦,陈先生比较会想办法。

每天给我发一些谁在哪里,哪里出问题的问题。一定要注意安全,安全,安全,保障。安全的警铃总是挂在我头上转来转去。

每天:“close……OK……。”“报告已锁定。”

一开始觉得陈老师不爱做家务,我只好在做家务的时候开始断思想,后来不开心了。后来看了胡杨的《存在比拥有更幸福》,突然顿悟。好吧,既然我受不了家里脏,那我就先收拾一下。谁家有个爱做家务的男主,请不要出来打扰我的思绪。这件事真的不利于获得任何利益。

认识陈先生的人都知道他的味蕾特别高,这让我直到现在都不敢大胆的运用自己的厨艺。一开始我觉得如果要去做饭,肯定会被送到新东方烹饪学校集训。后来我觉得既然陈老师能尝到一个菜放了多少味精,酱油放了多少胡椒粉,那他就炒牛排,炒鸡蛋,煮咖啡,做鱼香肉丝,做寿司……,悄悄告诉我你不能做什么,然后我再研究。其实不用做饭,洗碗就行。洗碗也很难。

味蕾高的人不容易从食物中获得快乐。这个世界上我们能吃的食物,大部分都是普通的,平凡的。所以我对陈老师一直是一种同情和惋惜的态度。每当我在对面吃得开心的时候,他总是说,“嗯,一般吧。”把就餐标准降低一点,可以长的长一点,相信我。

突然,一年过去了。不翻日记就找不到了。听说一年的婚姻叫“纸婚”。我从心底里的理解是,纸质的结婚书,虽然薄,但里面肯定加了很多硬朗的东西,容易拉,柔软,柔软,需要呵护和珍惜。

“当你出来的时候,其他人看起来就那样。”这个歌词我看了你的小卡修就可以用了。愿这些幽默感在我们平淡的生活中继续大量存在。

最后,我想告诉你,你笑起来很好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